《穿成惡毒炮灰後,她靠種田暴富了》[穿成惡毒炮灰後,她靠種田暴富了] - 第3章 豬哥,行行好

她走的這條小道,只有冀河村本地的人知道,一般人自然是不會走這條道的,通常是留給村子裏膽大的男人們趕集用的。

可即便是走這條道的男人們,大多也是於白日里結伴而行,敢夜闖鬼林的女子,顧柳然還是獨一份。

笑話,她一個二十一世紀新時代堅定不移的唯物主義者,豈會被那些編撰的鬼話給唬住了。

顧柳然心裏揣着核心主義價值觀,嘴裏吃着從張宅順來的花生桂圓,藉著皎潔的月光朝半山腰爬去。

她本以為很快便能爬上去,可奈何這具身子實在是太過瘦弱,才走了不過幾里的路,她便覺腰酸背痛,氣喘吁吁,不得已,只能停下來休息。

從現在這個位置朝山下望去,恰好能將整個龍虎鎮觀盡,顧柳然瞧着朝冀河道上涌去的幾處光亮,便知是張財主宅子里的那群蠢材,心中不禁好笑。

就這,還想抓她,做夢吧!

確定了那群人的方向,顧柳然覺得自己暫時安全了,趕起路來也是走三步停兩步,行至半山腰時,天邊的魚肚已經翻了白,看着眼前被荊棘覆滿了的小道,她悲催的意識到自己似乎迷路了。

若是將原主放在這裡,恐怕也就只有哭的份了,可作為一個曾經服役兩年的女兵,區區迷路算什麼。

按照記憶,鬼林應當是坐落在冀河村的東邊,也就是說她只需要朝着與太陽升起的反方向走就行。

確定了方向,她便一頭鑽進了密林里。

「這般未經人涉足的林子當真是不好走!」

顧柳然小聲的嘀咕着,若是換作她原本的身子,穿越這種林子簡直不在話下。

可這原主的身子本就瘦弱如菜雞,又折騰了大半夜的時間,再加上飢腸轆轆的肚子,腳下早已只剩了虛浮。

「好餓啊!」

她看着漸升的日頭,聽着肚中傳來不知多少次的呼喚,忍不住將手伸進懷中摸着從張家順來的那把花生桂圓,可終究還是抿了抿嘴,將手拿了出來。

她深知,不到萬不得已,這些能救命的食物絕對不能動。

又不知走了多久,看着眼前依舊密葉叢生,亳不見出路的林子。

顧柳然的心中不得不對自己的判斷生出一絲懷疑,可她明明是按照太陽的方向走的,怎麼會出了錯。

難道···真的如那個傳言說的那樣,這鬼林有不幹凈的東西?

想到這種可能,她觀四周的環境都覺蒙上了一層陰森。

「沙沙沙~」

她剛想拿唯物主義安慰自己,離她不遠的一處叢木里便傳出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突如其來的動靜將她嚇了一個激靈。

「什麼東西,休要裝神弄鬼,給·· 給··我滾出來!」

顧柳然壯着膽子躲在身旁的樹後,緊張的盯着那處有響動的叢木,用稍顯嘶啞的聲音呵斥着。

話音落後,四周便歸為一片安靜。

「呼~看來是我聽錯了。」

她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

卻不料,下一秒,那傳出聲響的叢木里便衝出一個龐然大物,速度之快,讓她傻了眼。

「我的媽~」

一時失了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