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夜無眠》[重慶夜無眠] - 第7章 回家

轉眼到了星期五,星期五晚上我們去超市買了很多東西,將車的後備箱塞得滿滿的,雲巧如同一個懂事的兒媳婦兒,跟我到商場去給我媽媽買衣服,給我爸買酒,看着滿滿一車東西,我都有些無語,這也太能買了。

周六一早,我們帶上自己的洗漱用品,換洗衣物,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家的路是漫長的,我的老家在山裡,雖然公路已經通到家了,但是距離太遠了,加上對父母的思戀,車速儘管很快了,還是感覺時間太長,畢竟歸心似箭。

開了8個小時的車,終於到家了,爸爸媽媽看見我回來了,高興得忙前忙後的,爸媽更高興的是給他們帶了個漂亮的兒媳婦回來了,媽媽趕緊給我們打洗臉水,拿了一塊毛巾又去找,雲巧說:阿姨,不用了,我們用一塊就可以了,再說車上有毛巾。

媽媽只是站着笑,說:好好,那我就不拿了。我知道她心裏一定像開了一朵花一樣。

媽媽趕緊做飯去了,爸爸坐下來陪我們說話,雲巧見媽媽一個人在廚房忙,也跑過去幫忙,媽媽在家還是用的柴火灶,雲巧去幫忙加柴火,她哪裡搞過這些事情,往灶里加柴的時候還把手給燙了一下,媽媽看到了心痛得不行:閨女,去外面坐着去,我一個人來就可以了。你這要燙着了就不漂亮了,這農村啊,廚房不像你們城裡那麼乾淨。

沒事的,阿姨,你教教我不就會了。兩個人在廚房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周圍的鄰居看見我回來了,好多都跑過來看,過來聊天,過來的抽煙的我給他們煙,小孩子給他們糖吃,一個伯伯說:現在在城裡混得不錯哦,開着車回來了,這車要值不少錢吧。

哪裡,混生活嘛,這車100多萬。

100多萬,天吶,我們這一輩子都掙不到這麼多錢。

伯伯啊,咱們農村比城市好,城裡一天到晚都是車子的聲音,吵得要死,空氣還不好。

那是,這個你們城市沒法和我們農村比。在城裡買房了吧,什麼時候結婚啊?

結婚還沒定呢,房子已經有了。

正說著話,姐姐姐夫也回來了,他們住在縣城,離得相對近得多,聽說我們回來了,她們也開車回家了,還在地里種地的二叔聽說我到家了,地都不種了,也跑回來了,圍着10多人,大家都一起聊天。

一個叔叔說:你這煙聞着怪香的,不抽都香。

一個在外面打過工的哥哥說:那是當然哦,這個一支煙的價格可以買你抽的煙一包了。

狗日的,這麼貴啊,那抽了怪可惜的。

大家哄然一笑,農村人質樸,溫厚,老實。看着父老鄉親,這才是我土生土長的地方啊,每個人都有一個童年,都有一個童年美好的回憶,這中間自然有那美好的鄉土。

晚上,周圍的親戚都過來家裡了,坐了三桌,那個熱鬧勁,菜是媽媽自己在家裡種的菜,肉是媽媽養的雞,自家的臘豬肉,還有鄉親去打的野兔,滿桌的飯菜,都是自己懷戀的味道,我們喝酒的坐了一桌,雲巧和姐姐媽媽他們坐一桌,喝着農村的燒酒,辣得喉嚨生疼,這才是家鄉的味道啊,我也從車上拿下兩瓶雲巧買的茅台,讓伯伯叔叔哥哥們一起喝,他們喝了這酒說這好酒就是不一樣啊,喝着味道都要甜些,都肯吞一些,一邊吃一邊笑,晚飯吃了很久,酒也喝了很多。亂七八糟地喝了不少酒,反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下的桌子。

夜裡醒來的時候,口好渴,雲巧一直守在床邊,頭痛得厲害,說話都感覺牽扯着神經生疼,雲巧見我醒了,趕緊給我端來溫熱水,酒喝多了的時候就連喝水都是一股子酒的味道。媽媽也還站在一旁:在外面可不能這樣喝啊,這樣喝酒人怎麼受得了啊。媽媽雖然絮叨,心裏卻是非常溫暖的,因為她每一句話都是關懷,從小到大一直沒有改變過。

聽着隔壁房間,傳來父親的鼾聲,媽媽說他也喝多了,不是么,多久沒有回家了啊,看見孩子回家了爸媽自然是很高興的,他們也希望孩子能夠一直陪在他們身邊,兒孫繞膝,那就是人生的意義所在。晚上一直喝酒了,沒有沾一粒米,肚子在此刻不爭氣地唱起空城計來。還好雲巧和媽媽煮了粥,起床趕緊吃點,粥的溫度恰好,不燙不涼,媽媽,姐姐和雲巧都陪着我吃,粥里有媽媽自己種的蔬菜,淡淡的鹹味,不時還能從粥的某個角落發現肉粒,那味道,那趕緊,想念了好長時間了。一邊吃一邊說笑着,暖暖胃,感覺舒服多了,屋外的空氣越顯得清新,伴隨夜晚蟲兒嘰嘰喳喳鬧個不停,讓人有一種不忍睡去的衝動,將車上的東西都搬了下來,爸爸媽媽的禮物,衣服,姐姐姐夫的禮物都拿給他們,媽媽拿着東西笑得合不上嘴。末了雲巧給了媽媽一萬塊錢的大紅包,說是讓媽媽自己買點自己喜歡的東西,她也不知道媽媽喜歡什麼,包括衣服這些都是隨便買的一點,也給姐姐包了一個紅包,姐姐不要,雲巧說道:姐姐,這只是妹妹的一點心意。

我示意姐姐收下,姐姐才接了過去,我從車上拿下一個礦泉水瓶子來,帶着雲巧來到田邊,這個時候的田間,夜空下除了閃亮的星星,還有閃亮的螢火蟲,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