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異界之我是引路人》[重回異界之我是引路人] - 第8章 收許昊

回到了青雲宗的弟子宿舍,沐白的家裡,沐玖雖然也沒有修鍊天賦,但是她以沐白的貼身隨從的身份,也跟着進入青雲宗生活

許昊! 朝我攻過來。

「啊」

許昊施展青雲宗的劍法,朝着許天笑極速攻去,凌厲的劍法卻被天笑一一用身法躲了過去,揮砍刺劈挑。

「不錯! 劍法凌厲,但是太過於急切!」許昊又是一劍劈來「基本功紮實,但殺意太重」許天笑仰頭躲過,連聲讚歎道。

「劍走水之路,無風如鏡,風急則有萬鈞之勢,此為海之道」

天笑一腳將許昊手裡的劍踢飛,

「你總抱有殺意,每一劍都在用之全力,實為不可取,要記住,細水長流。做到心如平鏡,方可成大器。」

許天笑撿起地上的一根長樹枝,那麼,就讓我給你演示一下吧,可要給我瞧好了。

許天笑手持樹枝,樹梢點地,那一瞬間給許昊看的愣神。從點地的位置,開始泛起一陣漣漪,在一瞬間,許昊置身於海面之上,海天一色,水面上一陣陣的漣漪,擴散到了許昊的腳下。

許昊流出一滴冷汗,這一位年齡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男子,其修為造詣就如同此刻自己腳下的大海一般,不知有多麼的深。

風起

隨着天笑輕輕的一句風起,他緩緩耍出一招劍式,優雅而又極具觀賞性

平鏡一般地的海面,緩緩的開始漲潮退潮,海水不斷的拍打這許昊的腳面。

微風掀起的漣漪,陽光灑在上面,波光粼粼,讓人愜意而又心曠神怡。

疾風行 劍式加快了步驟,

海面開始撲騰,海水沖洗着石頭,發出刷刷刷的聲音,水面開始了有些沸騰,一個大浪打了過來,給許昊弄的渾身濕透,心底不禁起一絲寒意。

狂風至,揮舞的樹枝產生破空之勢

大海開始翻湧,如同燒開的熱水一般,許昊彷彿就是暴風雨降臨時海上的一帆小船,孤獨地與翻騰的大海搏鬥。是那麼的無助,一不小心就要沉沒在這一片海洋里。

颶風臨 樹枝折斷,天笑毫不在意,就好像是握着一把無形的劍,劍式狠辣,彷彿每一招都能將人置於死地。

許昊的感覺從開始的愜意到寒意到害怕到沒有感覺。

他看到了什麼? 他看到了驚雷,看到了黑色的烏雲,看到了漆黑的海下深淵,看到了萬丈的海浪。他已經不再有感覺了,深深的無力與絕望籠罩在他的心頭,這一刻,不管是什麼,就算是神明,海洋的王者,恐怕也會淹沒在這恐怖海洋。讓人不敢產生一絲反抗的念頭,鬥志渙散,只等待着被海水淹沒。連動一下,都是極大的困難。

演示完畢,天笑停止了動作,許昊也好像是從噩夢中驚醒。起了一身的冷汗。

「感受怎麼樣?」天笑去撿起了被自己踢飛的劍,認真擦去上面的灰塵,「對不起啊,給你整的滿身灰」說罷,雙手把劍遞還給了許昊。

我看到了,鏡子一般的海,漲潮時候的海,暴雨時候的海,還有吞沒人意志的海。許昊一一敘述着自己的所見所聞。

那麼你感受到了什麼,天笑笑了笑,心裏想到悟性還挺高的嘛。

弟子愚鈍,只感覺到自身的無力,尚未能有其他感受,還請師父不要生氣。許昊改口的還挺快。

「怎麼剛誇完你?你就唉」許天笑心裏不禁一陣吐槽。

「也罷,沒有誰是能一下就能有所成就的」許昊搖搖頭。「我剛剛耍的,都是你用過的青雲宗的劍法,所以練什麼無所謂,你要真正找到自己適合大道之路」

「你們青雲宗的劍法,過於冗雜,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之上,過多的動作,那就是破綻」天笑給許昊指出他現在的不足。

「我給你演示一遍,就一遍,給我認真記住了」天笑說罷就施展出被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