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5歲當大佬》[重回5歲當大佬] - 第6章 他倆竟是一個人?

「哐啷」的一聲巨響,一陣晃動,讓迷失在夢魘中的小女孩猛然驚醒。

她的眼睛早就被淚水溢滿,睜開時視線水濛濛的有些模糊,只朦朧的看到大鐵籠子,耳邊是一片孩童的哭喊聲。

姜一一有些迷茫,她不是跳樓了嗎?這是地府嗎?大鐵籠子這場景怎麼還有些熟悉?

想晃下腦袋,剛一動就不由「嘶」了一聲,頭好疼,做鬼還能感覺到疼嗎??

滿腦子問號的她,抬起自己的手,入眼竟然是小孩的手,白皙柔嫩,又胖乎乎的,手腕袖口上還有一個Vista夏令營標誌以及她的名字姜一一。

她又輕輕碰了下自己的額頭,是腫的,還有一塊傷。

久遠的早就塵封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這不是她5歲參加國際夏令營被綁架的時候嗎?怎麼會回到這個時候?重生?看過幾本重生小說的她,這個詞一瞬間跳出在她的腦海。

這時,從她頭上伸過來一隻白皙的手,輕輕抓住她的小手,往下拿,離開她額頭,不讓她碰傷口,還輕輕的擦掉她臉上的眼淚。

姜一一睜大眼睛,這隻手一看就不是成年人的手,但是指節分明,十分好看。

這時候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是躺在誰的腿上,連忙轉頭看着上方,入目是一張特別好看的少年臉,少年漆黑的眸子看着她,眉眼中有擔憂有心疼。

姜一一愣住了,她為什麼會看到縮小版的陸道白?那雙眉眼,還有眼中擔憂和心疼的神情,跟她那晚最後一次見到他時一模一樣,只是少了些歲月沉澱的深邃,臉部輪廓沒有那麼的稜角分明,但明顯是陸道白小時候。

姜一一覺得自己越來越迷糊了,如果是她5歲被綁架的時候,跟她一個籠子的那個漂亮哥哥不是叫虞白嗎?怎麼會是陸道白。

前世綁架被救後,虞白就被那些救他們的人帶走了,自己就一直沒再見過,印象中的長相已經模糊了,畢竟十六年太過久遠,只知道那時候她管他叫漂亮哥哥,而且漂亮哥哥不會說話。

虞白、陸道白,姜一一心裏重複着這兩個名字,這兩個竟然是一個人嗎?

所以她一直覺得陸道白讓她有些熟悉,卻始終想不起來。

那天在醫院,陸道白問她名字,還問她年齡,是不是認出她來了,但是沒說完就遇上那件事。

難怪陸道白從一開始看見她時候是淡漠的,後來知道她名字和年紀後,沉默了好長時間,再後來就是熱情,溫柔的。

而她,明明不是那麼快就能陷入感情的人,卻能短短几面就能有些喜歡。

原來他們之間早就相識,還是在這樣的惡劣的環境里,在不知道明天會不會死的擔憂中,相依為命了那麼久。

姜一一看着少年陸道白的臉沉浸在自己的思緒。

少年陸道白看着小姑娘睜着大眼睛,水汪汪的一直盯着他看,以為她額頭上的傷口很疼,想了下,把她抱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姜一一正愣神的時候,沒想到他會把自己抱起來,嚇了一跳,瞬間回神。

少年看她嚇了一跳,輕輕拍着她的背安撫,然後微微低頭,給她吹額頭上的傷,讓她不那麼疼。

姜一一看着少年陸道白,動作那麼輕柔,心裏有些五味雜陳。

記得半個月前,她受傷醒了後,她師父周曉峰看到她昏迷的那兩天,陸道白天天晚上照顧她,以為她在偷偷跟陸道白談戀愛,還問她知不知道陸道白的家庭情況。

自己那時候也腦子抽了,沒有跟周曉峰解釋,而是問了句,「他家怎麼了?」

那時候周曉峰嘆了口氣,跟她說:「那孩子,命不好。要不是他8歲那年被你父親的發小陸炎彬領着,到你師叔玄清的道觀,恰好我也在那喝茶,聽到些事兒,我也不會知道。

算起來,他應該是你陸叔叔的二哥陸炎忠家的獨子,那時候的陸家還是**第一的世家,要多風光有多風光,他的父母也都是人中龍鳳,陸炎忠是陸家最有影響力的繼承人人選,他夫人紀微是第二世家紀家唯一的女兒,他本該是站在金字塔尖捧着的,他滿月的時候,流水宴三天,許牧大師親自給他題字。

不過好景不長,在他三個月的時候,陸老先生突然病了,陸家幾個小輩就開始暗中爭奪起繼承人的位置。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