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魚世界》[池魚世界] - 第6章 黑色短刀

「第三,為什麼找上我?」

何平再次問了同樣一個問題,他不相信世間存在這種巧合,人貴在有自知之明,而何平恰好就是如此,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所有憑什麼在冊的冒險者那麼多,她偏偏放任那些強大的冒險者不管,單單找上自己?

剛剛聽完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後,何平更加懷疑,她完全可以重金聘請一個資深冒險者保護她,可她沒有,偏偏找了自己這個新手,總不能是因為一見鍾情吧?

誒,也不是沒有可能……

「野外的威脅無處不在,雖然我槍械使用的不錯,但很難同時兼顧射擊和警戒周圍的環境,所以在我進行實戰時,我希望有一個人能夠近身保護我,而你的近戰水平不錯。」

「你知道我的近戰水平?」

「當然,我還知道幾個小時前,你剛抓到了兩隻兔子?」

「你跟蹤我?」

何平的眉毛緊鎖,先是威脅後是跟蹤,何平剛剛提升的好感度再次降到警戒值以下,這種行蹤被對方掌握的感覺很不好受。

「那倒不至於,只是當時我也在城外,恰好遇到了你狩獵的場景,就遠遠地跟着觀察了一番,所以我知道,你和那些空有一腔熱血的新人冒險者不同,你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就因為這個?在冊的強大冒險者不在少數,看你的裝備就知道你不缺錢,所以,以你的資產,你完全可以僱傭一個強大的冒險者貼身保護你。」

「這不就又和之前老師的訓練一樣了嗎,那樣我感受不到危機感。」

「和我組隊不也一樣嗎?」

「那不一樣,你雖然有刷子,但刷子沒毛,所以即便有你保護,我仍然有可能處在危險之中。」

「……」

「哈哈哈,開玩笑的,我想體驗一次冒險組隊的感覺只是其一,但主要原因不是這個,因為我不是第一次頂替冒險者了,之前在千見城干過一次,結果被父親抓住了。

所以我敢肯定,這次來芒城,父親肯定做過準備,很可能我一和本地那些比較知名的冒險者搭上話,父親那邊就知道了我的舉動,所以我只能尋找新人冒險者做搭檔。」

何平點了點頭,光從對話中無意泄露的這些信息就可以判斷,這個女孩一定處於某個不簡單的勢力或家族中,他在權衡利弊。

當然,他可不是想要傍上富婆什麼的,而是在猶豫是否要和她一起。

新人冒險者的死亡率確實如她所說,很高,加入更高級的冒險者隊伍又絕非易事,眼前女孩的實力明天一驗便知,如果槍械真的用的不錯的話,那麼銀級的實力也毋庸置疑。

「怎麼樣?考慮好了嗎?」

「嗯,我可以加入,如果你沒有撒謊,確實會熟練地使用那把槍的話。」

「那就不用猶豫了,等着吧。」

「對了,我還有一個條件……」

「你這個人怎麼那麼麻煩,問題和條件那麼多!」

「最後一個,你射擊獵物時,能不能保證獵物的存活,讓我來補刀,我這個人從小就比較膽小,還有點暈血,我打算用血腥味來鍛煉自己。」

女孩甩了一個不相信的表情,但也沒有拆穿他,回應道:「我盡量吧,畢竟槍械威力還有環境等各種因素不好控制。」

「那就沒問題了,明天上午八點,西門口見。」

女孩點了點頭,背起吉他就離開了冒險者大廳。

何平也收起女孩剛剛放在桌子上的那枚生鏽的冒險徽章,此時暑期剛剛開始幾天,但留給何平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每年八月初,是所有中級學院的學生們進行覺醒的時間,一旦覺醒為超凡者就可以進入超凡學院,屆時將無視考試成績錄取,超凡學院並非不重視傳統成績,只是在與超凡能力的培養上,他們更注重後者。

所以為了防止部分學生做白日夢,幻想着通過覺醒成功進入超凡學院,那樣就不用刻苦學習,甚至幾乎放棄中級學院的學業,覺醒時間就定在了中極考試後,也即是暑假開始後的一個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