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我的能力是鈔能》[超能,我的能力是鈔能] - 第5章 破爛王與公子哥(2)

這個小區的普遍房租都在6000價位,一個月九千,哪怕是在中州京也算比較貴的價錢了,王大兆也很能體會到中介開心的感覺。

破玩意兒終於租出去了。

得知王大兆要租起碼兩年以後,中介更是喜上眉梢——這到底是哪裡來的拆遷戶,土大款,價錢都不砍…

中介跟房主打了幾個電話以後,看着他更加喜悅的表情,王大兆確信,這傢伙肯定從房主那邊又壓了壓價格。

不過王大兆一反常態,他學着自己那個羅馬同學的神情,臉上裝出一份強壯的淡定。

硬演出幾分能通世事的表情——反正就是那種,看起來非常了解社會,你們誰都騙不了我。

實際上出門走一路不挨三回騙,都算今兒騙子上班上地不全乎。

中介問王大兆怎麼付款,王大兆面有尷尬的將大包打開,漏出一大堆新舊不一的十塊錢。

而中介狐疑的眼神,又剛好看到王大兆強行的理直氣壯——中介瞬間就懂了。

這小子怕不是家裡干批發的,從家裡偷的錢!

中州人可不相信什麼線上付款,這裡商業氛圍極為濃厚,除了大宗交易外,批發商人特喜歡小額小票。

別問,問就是擋了人家財路。

加上王大兆明顯與他財氣不符的穿着,批發商家的孩子這件事,更是板上釘釘!

就他們這種人最™愛裝窮!

穿衣服總撿便宜的穿,實際上一天說不準就能賺一套房子!

所以,在王大兆一副略顯尷尬的強裝鎮定之中,中介一臉早已料定的表情。

點了錢,王大兆在合同上籤了自己的名字。

兩年的租期,正正好好二十一萬六。

也就是兩萬一千六百張十元。

中介都感覺自己快要點麻了,不過想到燙手的山芋自此消失,甚至還從中賺了一筆橋價,他看這堆十塊錢的表情就愈發和藹了起來——他甚至特別好心地免了價值半個月房租的中介費。

王大兆在中介點錢的時候,起先還十分冷淡,然後看中介點得滿頭大汗,竟然扭頭直接從店內走出。

等中介再次看到他,發現這傢伙手裡提着冰飲料和雪糕。

這下,更篤定了中介心中對王大兆的客戶畫像——離家出走小屁孩,偷錢租房的小少爺!

叫了一聲哥以後,中介看王大兆更是心花怒放!

「沒事兒,哥不累!」

王大兆連連表示道歉,並為他擰開了水。

喝了一口:「小夥子,你一個人住啊?」

王大兆有些扭捏:「額,是…」

中介瞅着王大兆一臉涉世未深的樣子,直接就擺出一副老成的模樣:「小夥子,不是哥說你,你身份證年紀也不大,十九歲吧?多好的年紀啊,出門在外小心被騙…現在騙子可多了…」

王大兆連連點頭,甚至還給熱心腸的老哥遞上了雪糕。

老哥提點到痛初,王大兆更是同仇敵愾——這就更加讓中介確信了王大兆的身份。

中州的身份證上沒有住址,只有公民的血型、證件號、以及是否具有機動車駕駛資格等。

「我剛才留意到,兄弟你還沒有駕照?」中介繼續套近乎。

所謂干一行愛一行,發現客戶的需求,是中介吃飽飯的命門。

誰料,中介眼睜睜地看着王大兆忽然義憤填膺:「車都不給我買!考什麼駕照!」

說完,王大兆還別過頭去,看起來脾氣不小。

看着王大兆的後腦勺,中介老哥咬了一口冰激凌,點錢點地更起勁兒了…

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除了中介老哥面前的合同中…王大兆的名字,成了王浩毅…

酒店前台…也總能遇到一個馬大哈客戶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