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我的能力是鈔能》[超能,我的能力是鈔能] - 第4章 發了?(2)

高手…」

可此時,王大兆不知道的是,剛才給他abc 塊的老頭,正在遠處的一座樓頂,用一架巨大的望遠鏡觀察着他——甚至連表情都不放過。

「唔…看來,你沒有得到傳承啊…果然,只是個連打針都怕的小屁孩罷了…怕錢被人家搶去啊…孤兒果然奇怪…」

老頭滿意地蓋上望遠鏡的鏡頭,熟練地將巨大的望遠鏡摺疊、收拾起來,隨後背着巨大的背包,邁着與他年紀不相符的步伐,從樓頂消失。

而王大兆也飛快消失在巷子的盡頭。

一小時後,王大兆回到宿舍。

暑假整個學校都空無一人,假期除了幾個看大門的老爺爺,就剩下了宿舍樓的樓管阿姨。

看見王大兆回來,宿舍門口的樓管阿姨嘆了口氣。

「辛苦阿姨了。」王大兆幾乎是下意識地說道。

搖了搖頭,阿姨沒說什麼,只是示意王大兆趕緊進去。

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滿臉都是嫌棄——就因為王大兆放假無家可歸,所以他這棟樓的樓管阿姨也得時不時地來上班。

而其他人去樓空的宿舍樓,阿姨們鎖了門,就趕緊回家去了。

學校學風不好,這是學校高層擔心留宿的學生破壞公共設施…

王大兆心裏清楚,是自己害了人家放假不能好好休息,至於別人眼裡的嫌棄,他早就習以為常了。

習以為常自然就無所謂,無所謂,就代表着沒有感覺。

一些在別人眼裡可能瞬間火大的神色,對王大兆來說,根本就是雲淡風輕。

「喂,你是面捏的嗎?你個煞筆,你現在有錢了!」雷江波繼續嘲諷。

王大兆幽幽回答:「所以,我有錢了,就該立刻馬上反過來鄙視沒錢的人嗎?這樣就能平衡我的內心了嗎?」

平時話多的雷江波一時語滯。

輕哼了一聲,王大兆暗暗想到…不過是自己的一個癥狀罷了…

看電視上,精分患者的人格,往往都是些極端人格,王大兆特別慶幸,自己是能做主,且理性的那個…

躺在自己的床上,王大兆有一下沒一下地摸着兜里的錢。

盯着天花板上奮力轉動的電風扇。

暴熱的天氣,一個小小的電扇,八個人的宿舍。

哪怕此時裏面只睡了王大兆一個人。

他也感覺這電風扇是如此的無用。

整個學校就安靜極了。

除了他耳邊,金球那特別的聲音:

「獲得三十元。」

不知道摸了多久,天色逐漸暗淡下來。

王大兆的褲兜已經鼓地不像話,整個床上都堆滿了十元券。

他的褲兜就像一個受到驚嚇的海參——那些十塊錢,就彷彿海參吐出去的內臟。

在錢堆里,王大兆忽然坐起。

「我靠,你犯什麼病?!錢堆里躺得多好啊!?」雷江波再次出現。

王大兆直直地坐在床上,雙眼逐漸聚焦,他看到許多十塊錢因為自己起身飛落床下。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自己與屁股下這張床,無時無刻的隔閡。

「租個房子吧!自己的家!」王大兆沒有絲毫詢問的意思,脫口而出這句話。

這次,雷江波沒有怪罪他將話講了出來,只提了一個要求。

「床要大!要有兩個空調!還得有一個大大的冰箱!反正有錢了,把冰箱裝滿!租個豪華一點的!就像電視里的房子一樣!對了對了!買輛車吧!要豪華的車!這輩子都沒有坐過的那種車!還有…」

屋外,天色已暗。

樓內,笑聲迴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