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我的能力是鈔能》[超能,我的能力是鈔能] - 第4章 發了?

「王!大!兆!怎麼回事?!」雷江波不管王大兆的驚慌,質問道。

王大兆沒有回答,而是找了個人跡罕至的小巷子直接鑽了進去。

三鑽五鑽,最終找了個確定不會有人的角落,一屁股坐在地上。

此時正是夏天中午,王大兆已經渾身濕透。

他捏着冰涼的可樂,胸膛不停起伏,大滴大滴的汗珠從他下巴流下,可他依舊只是捏着可樂沒有喝。

雷江波不停地大聲問他怎麼回事,但王大兆始終沒有回應。

他此時的大腦一片空白。

錢,怎麼,變多了?!

而且為什麼這麼巧,碰一下,就多…三十塊…

三十元,正好是…abc 塊的…百分之…一。

「本金的百分之一!」金球的聲音出現。

王大兆馬上反問:「本金?」

結果卻沒有回應。

「什麼本金?」雷江波見王大兆終於有反應了。

王大兆沒有回答,只是把手伸進了褲兜,輕輕地捏了一下那沓錢。

「獲得三十元。」

觸感,又變厚了!

王大兆不敢置信地捏着錢,雷江波這次更加確信了!

「王大兆!我靠!我們發財了!!」

「繼續捏啊!捏一下三十!我去!快啊!」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麼發生的,但是雷江波肯定不能放過這個發財的機會。

王大兆卻沒有照做,反而有些如釋重負地坐在地上。

背後靠着牆,王大兆的眼神幾乎迷離。

雷江波嘴裏對王大兆沒出息的評價幾乎就沒有中斷過。

包括但不限於:「沒出息、沒本事、沒膽量…」

但王大兆絲毫不在意這位隱形朋友的謾罵,他開始回想過去。

其實他一直都在想自己應該怎麼賺錢,不止是想過,事實上,他一直在實踐。

可他永遠都低估了社會的真實程度。

因為自己年紀小,經常遇到各種拖欠工資的老闆,甚至最狠的一個還將他直接趕出店門。

中州是個非常講法律的地方——前提是請得起律師。

律師的費用在中州可謂是人人有所耳聞,可以說,一個沒有父母幫助的人,想靠自己在中州打得起官司,基本也得到頭皮沒什麼毛髮的年紀。

其實這是王大兆的認知錯誤——只要有一個成年人向勞務仲裁委員會提出申請,他的委屈會被很快訴請。

但…王大兆不就是因為沒有家…才出門打工的么?

更別說如果王大兆真去對簿公堂了——敢僱傭童工的店往往也不是什麼賺錢多的店鋪,他要是打了這個官司。

贏了以後就沒人敢繼續雇他了。

福利院裏面如同王大兆的孩子,何其多…卻也從沒有人有過類似的想法。

而在這一刻,自己只是需要碰一下,就會得到三十元。

王大兆只覺得自己活在夢裡——一個衣食無憂,甚至不需要記恨父母的夢。

「喂!繼續摸啊!錢吶!」雷江波的聲音最終還是被王大兆意識到了。

如果王大兆沒有挨過這麼多年的社會毒打,此時的他肯定已經按捺不住了。

但從小就挨打的他,知道眼下最需要做的,是確保安全。

金球的聲音他聽到了,本金的百分之一。

本金,就是這abc 元,這裡可是人跡罕至的小巷子,要是被人敲了悶棍,賺錢的希望就再次破滅了。

又捏了一下,王大兆感受着變厚的錢,隨後鎮定起身,手從兜里抽離,泰然自若地朝巷子外走去。

雷江波幽幽道:「不說話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