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許諾永不相負》[曾許諾永不相負] - 第6章 她要死了

但他卻是清楚的知道,當他看到江韻寒眼中不帶絲毫神採的拿着刀捅向自己時,他那時是怎樣的身心俱裂——
——————
江韻寒做了一個很久遠的夢。
那個夢她依舊很久都沒夢到過了。
她夢到了她和景哥哥一起被一個瘋女人關了起來,然後日日夜夜的恐嚇他們,毆打他們……
夢裡全是她的哭聲。
景哥哥我怕,景哥哥,歡歡好怕。
夢裡的她太弱小了,她看着那個瘋女人要去托走她的景哥哥,她大聲哭喊着。
不怕,景哥哥不怕,歡歡保護你,歡歡……歡歡可以保護景哥哥……
即便是那時候的她已經泣不成聲,害怕的渾身顫抖,她依舊站在她的景哥哥面前,緊緊的護着他。
然後夢裡的場景又變了,夢裡的她和景哥哥在車裡,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劇烈的撞擊,在那場突如其來的車禍里,她被賀良照緊緊的護在懷裡,她僅僅只是受了些許皮外傷,但他卻因為劇烈的撞擊而造成了腎的嚴重破裂,需要換腎。
本就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她不顧家裡反對,毅然決然的去做了配型,結果最後配型成功,她便在捐獻腎臟的同意書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可為什麼到了最後,所有人都和她說賀良照醒過來了,卻不再記得她。
就連那顆被她摘下來的腎臟,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因為,賀良照身上的那顆腎不是她的。
是付時歡的。
夢裡的她痛到渾身都在顫抖,她看着賀良照一臉陌生的看着自己,看着他微笑的看着付時歡,看着他對付時歡說我喜歡你,甚至看着他向付時歡求婚……
夢裡的她以為自己就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