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許諾永不相負》[曾許諾永不相負] - 第4章 殺了我吧

江韻寒用勁最後力氣,在意識脫離前,對着門外吶喊道:「賀良照,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
江韻寒是被抬進醫院的,等她被送進搶救室的時候,她渾身都有傷。
當值班醫生看到這一切時,都忍不住的倒抽了口涼氣。
白天的時候,他們可都是知道這位江小姐是被賀良照給拖走的,可沒想到,送回來後,會是這副模樣。
江韻寒被推進搶救室後,賀良照就那麼冰冷的站在門口,最後的時候,他還是讓那些人收了手,沒再繼續。
他沒有進去,只是拿出手機,給醫院的院長打了電話,施了壓,讓他們無論用什麼辦法都必須把江韻寒那個女人給救過來。
她不能死。
她怎麼能死呢?
她要是死了的話,時歡的心臟怎麼辦?
賀良照握着手機的手還在顫抖,他竭力的讓自己不要去想,所有的一切都是江韻寒罪有應得,都是她自找的!
不知過去了多久,搶救室的燈滅了,戴着口罩的醫生也終於從裏面出來了。
賀良照猛地起身,「怎麼樣?」
醫生邢瑾勻摘下口罩,眼底還帶着疲憊,「人是搶回來了,但是接下來不能再受刺激了,她本就剛做了換心手術,她……」
「死不了就行。」賀良照冷漠的打斷了陸星淳。
江韻寒被送到了特護病房,賀良照本是打算直接離開的,可腳步卻不受控制的往她所在的病房走去。
當他站在江韻寒的病房裡,看到她面色慘白,神情痛苦的江韻寒時,他驟然屏住了呼吸。
他不自在的朝着江韻寒的床前走去,知道他靠近了,他才發現此時的江韻寒似乎是被什麼夢魘住了。
她泛白的嘴唇一張一翕的說著什麼,可是聲音太小,他根本就聽不清。
鬼使神差的,他湊近她,俯下身子,側耳傾聽……
「……哥哥,疼……」
賀良照眉頭緊蹙,就在他要起身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