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蛀米大蟲,接管密騎營創功業》[不做蛀米大蟲,接管密騎營創功業] - 第4章 密騎營特訓班

陳冉指指正在訓練的人馬問:「密騎營現在有多少人?」

「老爺早期說了,大概五百多吧,說人手還是不夠。順京周邊暗探,暫時是夠的,但是大順國度下面的州府,人手遠遠不足的。」

「那個,四仔,那,這些錢糧,,就是俸祿什麼的,都是誰負責的?」

「老爺啊!所有一切錢糧有關的,都是老爺負責。老爺這段時間,都嘮嘮叨叨的。」

「怎麼,我爹也擔心錢糧了?」陳冉真是驚到了!「我們陳府所有人,密騎營所有人馬,一切人吃馬嚼的,都是我爹操持?」

「是啊,老爺就是厲害,上馬能定天下,下馬能**!呵呵!」四仔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彷彿天塌下來,也是由陳言頂着的。

「那,朝廷,皇帝,他們不管嗎?」

「密騎營衙署這些建築物,有些是以前就有的,有些是後來朝廷建造的。現在的俸祿,他們就不管了,說密騎營是為天子效勞的,理應由天子管這個錢糧。可是天子,好像也沒怎麼給過錢糧的,老爺說,那天子,死窮鬼一個!要啥啥都沒有…」四仔突然想起,在這裡不能胡咧咧亂說話,就停住了。

陳冉一臉無奈了!得!難怪自己一直那麼窮,想要點銅板花花都要不到。

四仔繼續給陳冉講解,他們在訓練演武,就是練行軍殺敵的把式,拿着各種武器向前沖,沒什麼特別招式,就是一味向前沖,向前殺,向前砍!

陳冉看了一會,問四仔,「這樣一直訓練,他們能堅持多久?中間會停下休息嗎?」

南宮二笑着說:「一直負甲訓練狀態的話,能堅持半日。但在戰場上不好說,大概也就一兩柱香了,畢竟……那環境,沒人堅持得了多久。」

「他們這些練習生,嗯,那些訓練的人馬,要練習多久才能出任務?不用練習兩年半那麼久吧?」

「不一定,老爺說了,因材施教,達到老爺要求,就可以單獨出任務了。」

「噢,阿二,那現在,他們不是退下來了么,做密騎營探馬,幹活做事環境也不同了,這個訓練方式是不是也應該變換調整一下?哦,對了,密騎營探馬乾的是什麼活?」

幾個主事官都老臉一紅,沒說話。

四仔見南宮二他們都沒開口,以為是讓他說,就說:「爬牆根偷聽秘事,混入別人府中扮下人收集證據,黑吃黑挑撥離間截取情報!」

陳冉一聽,樂了:「好傢夥!狗仔隊!卧底!二伍仔啊!!哈哈哈」

南宮二乾笑兩聲,沒好意思。訓練場上的監督訓練的主事官也湊了過來。然後又有一些空閑的人也圍了過來。

南宮二想了想,問陳冉:「大統領剛才說,應該調整個訓練方式?怎麼個調整法?」

「就是特種行軍,特別軍伍,單軍那種訓練方法啊!簡單,快速,高效!」陳冉口快快說了出來。

大家沒聽懂,等着陳冉繼續說下去。

陳冉見那麼多人圍過來,訕笑一下,:「那個,我就是這麼想的,現在探馬出去做卧底做二五仔,多數都是單槍匹馬的吧。如果,萬一,他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他被人發現,被揭穿了,就會有一群大漢來圍毆他,會弄到他滿身是漢,滿頭大漢,就有危險了,是吧!」

「說重點!您說這些,我們都知道。」老主事官嘆口氣說。

「這就是重點,你們現在大開大合的這種訓練方法,只能適合大隊人馬上戰場砍敵人。現在密騎營要對付的是貪官污吏,大奸大惡,民間反抗勢力是吧。他們在暗處隱藏着的,如果探馬真被人圍了,不管他單人也好,多人配合也好,對方若是想要徹底弄死這些暴露了身份的探馬,想逃也逃不掉。那就多多都不夠死,而且會死得好慘!」

有其他主事官再想反駁,南宮二拉了一下他的衣袖,示意先別反駁。有幾個主事也意識到這些,畢竟一直都是他們直接率領各個小隊伍的。

「少爺說的是有道理!」

「沒想到大統領年紀輕輕的,就懂得這個點!實屬難得!!」

「是啊,之前有好幾個探馬出任務就失蹤了,有的找到了,可,..唉!」

老主事官指着遠處列隊訓練的探馬隊伍,說道:「大統領,我們都是從行軍退下來的,都是隊列形式出戰,你剛才說的情況,我們都有考慮過,但是,我們也沒接觸過比目前還要好的訓練方法。你說說,若是,有什麼好的建議的話,我們按照你的法子走!」

四仔大吃一驚,連忙小聲制止:「老統領!少爺平常大門沒出過,他不懂什麼訓練軍務的!別要鬧出大笑話,讓奸詐小人知道了,又去那死老鬼告我們狀,彈劾老爺!」

幾個主事官一時沒話說,有點猶豫,畢竟,這小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