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蛀米大蟲,接管密騎營創功業》[不做蛀米大蟲,接管密騎營創功業] - 第3章 眼前軍伍的待遇

陳冉一邊吃,一邊看看南宮二,他是故意這樣做的,就是怎麼看南宮二就怎麼不順眼。在場每個主事官,看起來都三十多四十歲左右,最老那個都五十多了吧。四仔講過,能做到密騎營主事官的人,資歷都擺在那兒,至少都是跟着老爹砍殺砍上來的。而這個南宮二,年紀輕輕的,最多也就大一兩歲過自己,卻是個統領,比主事官職位大多了。這死靚仔肯定有問題。

而古代人群階層等級觀念是深入骨子裏面的,陳冉作為陳言的唯一一個親兒子,陳言不在密騎營的時候,派自己兒子來頂替自己位置,大家心裏雖然是不舒服,但是,卻沒什麼意見的。畢竟,密騎營是陳言憑自己實力一手打造起來的,所以人家兒子來接管,大家也都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事,沒有人反對。或者是沒有人敢反對陳言的決定。

南宮二雖然是有點不理解陳冉怎麼好像不喜自己,但也笑着笑着忍着了。畢竟,密騎營是陳冉父親組建成立的。

老主事官說繼續商議事項。老主事說由於上段時間密騎營的探馬陸續出任務,比較多,導致平常常規訓練也落下了,所以建議要重新加強訓練。鑒於之前接連出現探馬傷亡,所以要搞加強個人訓練,提高個人應變應戰能力。

陳冉好奇,問:「怎麼會出現傷亡的?不是多人協作出任務嗎?」

南宮二說:「探馬都是直接從軍伍退下來加入的。由於以前都是整體團隊大集合式的訓練為主,沒怎麼進行過個人訓練和小團隊協調訓練。也沒有相關實用的經驗。這段時間出任務,都被出陰損招數給謀害了!傷亡也多了。」

陳冉又問:那這些傷亡的,有做撫恤了嗎?

南宮二說:「自然是有的。」

陳冉又問:「那個單兵作戰,…嗯,就是單人訓練,有章程了沒?」

「暫時沒有。」

「嗯,如果可以,我想,我能幫做這個單人訓練,順便教一些三五人小團隊的協調訓練。」

在場所有人都看着陳冉這個弱不禁風的小身板,一時你眼望我眼,大家都不好出聲。

四仔更是說:「少爺,你懂兵法嗎?小的好像從來沒見你看 過兵法有關的書籍呀。」

陳冉瞪了四仔一眼,嫌棄他拆台,「我自學成才,總可以吧。」

南宮二想起陳言找過自己,說要是些無傷大雅的事,可以答應陳冉。南宮二其實心裏也是很敬重陳言,他為大順國,付出了太多了,所以南宮二也想幫助新來的陳冉,能儘快在密騎營當中建立威信,於是他決定了,「那,大統領,您不如先找一小批人來試着訓練一下,到時候看效果怎麼樣,我們也幫着改進。您看怎麼樣?」

其他主事官見南宮二都這樣說了,也都沒有再說什麼當場拍板定了。

陳冉也知道自己初來乍到的,不好做。那些什麼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也不切實際。還是先弄一批人,搞個密騎營特訓班先吧。

四仔帶陳冉到主辦公大樓後面的訓練場,陳冉看着正在訓練的幾十個人馬,不禁想起自己以前的光榮歲月,笑了笑,:「我也得跟着訓訓練才行了。」

四仔也跟着笑道:「對,少爺這身板子,一手抓就提起來了,得練!」

陳冉倒是好奇了:「四仔,你以前行營時,也很猛嗎?這兒個個人都認得你的,而且他們都好尊敬你的樣子。」

「小的是跟着老爺的砍…」四仔差點說漏了嘴,趕緊剎車,繼續說:「小的是老爺隨從,跟着老爺四處跑,密騎營的人馬多數是老爺帶出來的親軍,他們自然就認得我了。」四仔說完又看了看陳冉,眼睛眨巴眨巴的,好像在確認,少爺,我沒暴露什麼吧?

陳冉看着四仔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樣子,無奈地豎了大拇指,無奈地說:「我說,不需要打配合,不用特意隱瞞某些事的,我懂的都懂,不懂就怎麼說也是不懂的。」

四仔摸摸鼻子,笑着哄陳冉:「我們以前是行軍出身的,是老殺才,是百姓口中的丘八。老爺也不想你被人說,被人戳背脊梁骨。所以不想在你面前提軍伍的事。行軍,是要砍人的,太血腥了,太慘了!!不適合少爺您知道這些。」

「軍伍保家衛國,衝鋒陷陣,英勇殺敵,救災救難,哪裡緊急需要行軍,那裡就會有軍伍。所以,軍伍!理應受人尊重,受人敬仰啊!」

四仔望了一眼陳冉後,問:「少爺您,當真如此想的?少爺你不覺得我們是老殺才,上不了場面?」

陳冉想起自己以前村裡,一千多戶人家,就他小時候記事開始,就有五六十多戶人家有人去參加行軍的。有些家庭還有父子兩代,爺兒孫三代,都去參加行軍的!凡是家裡有人參加行軍的,每家每戶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