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滅法則》[不滅法則] - 第6章 王回來了

   「轟!」

   天空中磅礴的能量撞擊在一起,炸出無數的光點,空間被撕裂出了一個個巨大的裂縫,其內散發著黑色的滲人的光芒。

   冥界的子民們都昂着頭,感受着如狂風肆虐般的能量,為這場曠古的大戰祈禱。

   空氣中瀰漫著巨大的能量,久久沒有散去。

   半空中佇立着幾個人影,可以看出來明顯是兩派的。

   六個人手中揮舞着各自的武器,一道道撕裂空氣的能量毫不猶豫地向對面之人斬去。

   對面是一個黑袍人,整個人都在寬大的黑袍下,看不出來年紀看不出來身形,手握一個巨大的鐮刀,反射着幽幽的光芒,整個人都透射着陰冷的氣息。練到輕輕揮舞着,道道黑色的匹練就像四周散去,勉強可以抵擋周圍幾人的攻擊。

   這時磅礴的能量在他面前瞬間炸裂,他防禦不及時「噗」的一口鮮血噴出,籠罩在黑袍下的連看不出來表情,不過可以感覺得到他面對幾人的圍攻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漸漸萎靡了下來。

   「鬼帝!何苦呢!不用再這樣硬撐了!」對面幾人的其中一個說著,手中的動作沒有絲毫停頓。

   鬼帝沒有理會對方的話,安靜地抵擋着對方的攻擊默不作聲。

   「你不可能從我們的圍攻中存活下來的!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另一個人說著,目光灼灼直視鬼帝黑袍下的雙眼。

   「不要在這樣冥頑不靈地抵抗了!臣服於我們,說不定我還會留你一條命!難道你想眼睜睜地看着你的冥界血流成河嗎!」

   鬼帝聽到這話身體微微一顫,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寬大的黑袍下傳出一個有些嘶啞的聲音:「如果我臣服於你們沒有了我的壓制冥界的下場才會是真正的凄慘。」

   對面幾人聽到後眉頭一皺,其中一個說道:「這麼說你是不願意臣服了?現在你沒有選擇的資格!死或者臣服!」

   鬼帝絲毫不為所動,手中的攻擊愈發凌厲起來。

   對面幾人感覺到他的攻擊趕緊出手抵擋,其中一個大喊道:「快攻擊!現在他已經到了油盡燈枯之時要拚命了!」

   幾人沒有放鬆警惕,一道道攻擊在空中綻放出來。

   鬼帝感受着體內愈加虛弱,傷口不斷留着鮮紅的血輕輕一嘆氣,眼中浮現出一抹狠戾。

   突然,他周身的能量變得無比強盛,氣勢一下子改過了對面的幾人,空氣中的魔法元素瘋狂地湧來。

   「他要幹什麼!」一個人驚呼道。

   「退!不要受傷!他現在已經跑不掉了!」其中一個皺着眉頭說道。

   巨大的魔力在空中震蕩着,卻沒有向前攻擊,反之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保護罩將鬼帝保護在其中。

   「不好!他要逃跑!」一個人驚呼。

   「不要輕舉妄動!我不信他現在這個程度還能逃跑,先不要靠近!」另一個人攔住了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對面的人。

   不愧是鬼帝啊,他們出動了整整六個人甚至同時還擁有融合陣法,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搞定它都不簡單。

   鬼帝自然是不知道對面幾人的想法,就算是知道以他的性格也會十分不屑一顧。

   他有些遺憾地望向下方的冥界,目光十分複雜,這裡是他的國度,無數的子民都在盼望着他的勝利,等待着他的凱旋而歸。

   可是這一次,自己讓他們失望了。自己沒有盡到一個鬼帝的責任,辜負了他們的信任。

   想到這裡他的目光有了一些哀傷,看着下面熟悉的景象,再次抬起頭望向對面幾人的時候目光中已經有了堅定不移的神色。

   「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我會親自洗刷現在的恥辱!」鬼帝輕輕地在心裏默念着。

   此時,他的身影突然變得有些虛幻起來,黑色的袍子轉化成了一抹黑色的幽光,氣勢在不斷地下降着。

   「他居然燃燒了自己的神格!」對面一人臉上顯示出了一抹驚愕,不過轉而輕輕鬆了一口氣,「失去了他的神格他肯定活不下去了,就是可惜了一枚神格啊!」他說著搖了搖頭。

   鬼帝最後有些留戀地看了一眼下方的冥界,身形變地愈發虛幻了起來,最後一股強大的能量爆發而出,空間立刻撕裂了一個大口子,沒等對面幾人發現就一頭鑽了進去。

   空間裂縫立刻修復,對面幾人看見鬼帝一下子消失了都是有幾分驚愕。

   「居然這種情況下都能讓他給跑了!」一個人有些氣憤,皺着眉頭,「他現在的實力居然敢直接進空間裂縫,要是迷失在裏面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他肯定是活不下去了,就是可惜了他的寶貝啊!死神鐮刀可是超神器級別的!」他說著臉上有了幾分氣急敗壞。

   身邊幾人面色也是不斷變化着,一個人說道:「算了,他死了咱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他的武器再讓人尋找就好了,這麼一個超神器就不怕找不到。」

   「也好,任務完成就走吧,着冥界陰森森地也就那個傢伙能帶的了,還是我的界面比價好。」

   幾個人說著慢慢離開了,世界又歸於平靜,如果不是空氣中還未散去的魔法元素誰也想像不到這裡剛剛爆發了一場大戰。

   現如今,一切又回到了正軌,只是不知道鬼帝那個傢伙跑到哪裡去了。

   

   藍天白雲青青的草地,陽光暖暖地照射下來,一個七八歲的男孩叼着一根草葉在草地上睡着。

   「陰宇!陰宇!」一陣急切的呼喚聲響起,男孩聽到別人叫他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

   一個差不多年紀的女孩跑了過來,清脆的聲音在樹林中不斷回蕩着,雖然年紀尚小不過已經能看得出來是一個美人胚子了,漂亮的小臉蛋上大大的眼睛閃爍着純真的光芒。

   陰宇看見女孩坐了起來,有點奇怪自己怎麼剛剛睡著了呢,「雅晴,你怎麼來了?」

   那個叫雅晴的女孩子看見陰宇正躺在這裡睡覺,氣鼓鼓地跑過來,「你說我為什麼來啊!你也不看看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回家吃飯啊!真是大少爺還得我親自請!」

   陰宇看着她鼓着腮幫子可愛的樣子忍不住掐了掐她的小臉蛋,「行啦!多謝雅晴小姐特地來找我啦!現在就回家吃飯!」

   雅晴笑了,兩個人有說有笑地一起回家了。

   話說陰宇和雅晴是鄰居,兩家都是石板鎮的普通人家,由於是鄰居所以來往比較密切,從小陰宇就和雅晴經常在一起玩了。

   剛走下山,陰宇就看到了一個不速之客,皺了皺眉頭。

   身邊的雅晴有些不明所以然地向他目光所及處看去,見到了那個胖胖的身影也是皺了皺眉頭,不着痕迹地往陰宇背後躲了躲。

   「呦!雅晴小姐下午好啊!」男孩大概十來歲的樣子,看到了兩人直接忽略了陰宇,擺出一個憨厚的笑臉看着雅晴。

   要是別人也就要被他可愛的樣子有些迷惑了,可是雅晴可是知道這個傢伙不是什麼好人,小聲說道:「下午好。」說完挽着陰宇的手臂緊了緊,拉着他想繞過去。

   男孩看雅晴對他沒什麼表示眯起了眼睛,走到兩人面前看着雅晴,「現在也馬上要到飯點了,不知道雅晴小姐願不願意賞臉來吃飯呢!」

   似是商量的語氣,卻被他說出了些許威脅的味道。

   陰宇看着雅晴有些懼怕,代替她回答道:「加奧少爺,不好意思沒時間,她要到我家裡吃飯。」

   陰宇認得面前的男孩,他叫加奧,父親是一名商人,在小鎮上還頗有幾分名氣,幾乎壟斷了小鎮上的所有貨源。所以加奧從小可以說就是一個孩子王,在普遍有些貧窮的小鎮上有錢是一個非常令人羨慕的代名詞,何況三年前的天賦測試上,他被檢測出有成為魔法師的能力。

   他的父親十分高興,雖然他天賦一般不過在他的身上砸下了無數的靈丹妙藥,現在也是正是成為了一名名副其實的一級魔法師。從此他的地位更是水漲船高,在小鎮上愈發橫行霸道起來,可是也沒有什麼人敢說不,因為他現在魔法師的身份甚至要比商人更加無法招惹。

   加奧皺了皺眉頭,側着頭看向陰宇,「是嗎!可是我加奧想得到的東西從來就沒有得不到的!」

   加奧說著,手心冒出了一個小火球,看向陰宇的目光也是得意了起來。無論什麼時候,魔法師這個身份都讓他成了萬中無一的天才級人物。

   陰宇皺了皺眉頭,他也是明白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上魔法師身份之高貴,不過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容忍自己把雅晴交到這麼一個人的手中。

   加奧看見陰宇皺着眉頭以為他怕了,控制着手中的火球笑着說道,「怎麼樣?現在我們有好好談談的可能了嗎?相信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殺死你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你最好不要逼我出手!」

   

   

   

   陰宇看着加奧囂張的樣子有些氣憤,可是自己偏生沒有對付他的辦法。

   在這裡,只有等到每個孩子七歲的時候才會舉行天賦測試,這可以測試出孩子有沒有修鍊魔法的能力。

   不過魔法師這個高貴的職業對於天賦的要求實在是太高了,向他們這樣的大部分孩子都沒有修鍊的能力,只有幾年才有可能出現一個,而且修鍊天賦還不一定能有多高,只是像加奧這樣勉強可以修鍊,連突破到一級都接住了無數的天才地寶,估計一輩子都無法突破三級的層次了。

   而陰宇和雅晴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進行天賦測試,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有修鍊的天賦。

   面對面前這個虎視眈眈的魔法師兩個人幾乎沒有什麼勝算。

   陰宇看着加奧,想找機會逃跑,可是他有些閃爍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他的內心。

   「我勸你不要再做這種無用功了!」加奧說著火球直接向他身體印上,陰宇一偏身,胳膊上感到一陣刺骨的疼痛,在這種魔力凝聚的火球面前衣服根本沒有一絲保護的作用,胳膊上傳來陣陣燒焦的味道。

   陰宇皺着眉卻沒有哼一聲,他不希望讓雅晴擔心,更不希望讓他受到傷害,死死地把她護在身後。

   「啊!」雅晴大叫一聲,有些心疼地看着陰宇的傷口,抬頭看着加奧說道,「我跟你走!你不要傷害他!」說著想要掙脫陰宇的束縛。

   「不!你不能去!」陰宇死死抓住雅晴。

   加奧看着兩人一副生死與共的樣子眼中寒光一閃,剛剛只是想警告他一下,他不領情就別怪自己無情了!

   頓時,一個碩大的火球直接朝陰宇胸膛印去,速度之快,陰宇都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看到了火球貼上了他的胸膛。

   就在這一刻,時空似乎突然靜止了,一股有些陰寒的黑色能量突然從陰宇體內蹦出,直接吞噬掉了火球甚至是是加奧這個人。

   當下一秒鐘到來的時候陰宇根本沒有發現剛剛的能量,只是發現加奧和火球不見了。

   「他人呢!」雅晴有些驚恐。

   「別管了!趕緊先跑吧!她如果追上來就不好了!」陰宇打量了一下四周就趕緊拉着雅晴離開了,並不知道到從剛才開始世界上已經少了一個叫加奧的人。

   兩個人回到了家陰宇的傷情也讓父母發現了,為了不讓他們擔心陰宇只是說不小心火燎了一下,沒什麼大事。

   父母鬆了一口氣,父親說道:「下次不要這麼不小心了,今天好好休息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陰宇有些奇怪:「什麼早起?」

   父親說道:「你忘了嗎?哦,好像是我忘了告訴你了,明天就是你的天賦測試!你現在也已經滿七歲了!」

   陰宇聽到之後也是點了點頭,心裏盼望着自己可以有修鍊的能力,今天見到了加奧她是徹底明白了弱肉強食的道理,雖然不知到最後加奧去哪裡了,不過他也是算僥倖撿回一條命,想要保護好自己甚至是家人和朋友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變強啊!

   第二天。

   清晨的陽光格外明亮,空氣中還帶着還未散去的露水有了一抹濕潤。

   陰宇早早起來了,和雅晴一起去參加天賦覺醒儀式。

   小鎮上今天聚集了不少人,街坊鄰里只要沒什麼事情的都來圍觀了,畢竟天賦測試可以讓一個廢物變成天才,也可以讓一個高貴在上的少爺跌落低谷。

   廣場上圍着不少人,但是大家都十分自覺地不敢靠近,廣場**擺放了一個巨大的桌子,上面放着幾枚漂亮的水晶球,幾個老者坐在後面,臉上有些不耐煩的神色,但是在場之人都明白那就是名副其實的魔法師,誰也不敢稍有造次。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距離測試開始更近了。

   直到巳時,為首的一個老者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眼,站了起來,微微張口聲音卻清晰地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我宣布,測試開始!」

   七歲的孩子們都懷着有些忐忑但是又十分激動的心情一個個上前測試,陰宇沒着急上前,與雅晴在一邊看着眾人的行為。

   過了一會他有點弄明白了,這個測試分為兩個環節,第一環節就是測試對魔法元素的感知程度,感知越強天賦越好;第二環節測試的是精神力,也是越強越好。

   兩關都分為上中下三等,剛剛看到的孩子一個個上去居然沒有一個擁有做魔法師的潛質,果然是萬里挑一的職業。

   不過陰宇也是不太明白這兩個東西到底是什麼,畢竟在他們的生活中也是沒有涉及到這些東西,完全是看天賦。

   想到這裡陰宇心中也是暗嘆一聲,希望自己能有好運氣,和雅晴一起走了上去。

   老者看到兩人頭也不抬,剛剛已經測試了很多孩子都沒能找到一個稍微像樣一點的,自然也沒對面前的兩人不抱什麼希望。

   雅晴先上前一步,手指按上了水晶球,剎那間,水晶球里就亮起了一層藍盈盈的光彩,煞是好看。

   老者看到後也是睜大了眼睛,「魔法感知力上等!」轉過頭看着雅晴的目光都有些敬佩了。

   雅晴微微點頭,手印向另一個水晶球,一陣亮光爆射而出。

   「精神力也是上等!」老者有些激動了,這樣的天賦放在大城市裡都是難得一見的啊!居然在這個小鎮里就讓她遇見了。

   雅晴笑着向幾位老者敬禮,慢慢退回陰宇身後。

   老者趕忙收起了自己的激動,想着一會一定要把這個女孩拉到自己的學院之中。

   陰宇上前一步,按照前面孩子的樣子把手點在了老者面前的水晶球上,屏氣凝神,一臉期盼地看着水晶球。

   可是半天過去了,水晶球卻是沒有什麼變化,甚至比之前的許多孩子還要差,只是在水晶球深處能看到幾顆星星點點的魔法元素。

   「感知力下等都沒到,測精神力吧。」老者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果然不能對這種小鎮上的孩子抱什麼希望,他們之中誕生天資聰慧者的可能性太小了。

   陰宇也是有些失望,沒想到自己看樣子也只是一個天賦平庸之人。

   想着,把手按到了另一個水晶球上。

   就在按上水晶球的一瞬間他頓時感覺到了不對勁,一陣瘋狂的吸力自其中爆出,直擊他的精神之海。

   就在這時異變陡升,從他體內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硬生生將剛剛的吸力逼了出去。

   這麼一對擊所產生的衝力讓陰宇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兩步,眼前都有些發黑,不過很快就緩和了過來。

   他回過神來看着對面,發現長桌後的老人都站了起來,表情中有着難以掩飾的驚愕。

   「你打破了精神之球!」一個老者看着他,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陰宇有些詫異,低頭看向桌子才發現剛剛他觸碰的那個水晶球已經破碎了,再不復剛剛的光澤。

   這時陰宇的心臟驟的漏跳一拍,有些害怕,不會是要讓我賠吧!

   魔法師是一個燒金的職業,特別是很多魔法器材,都不是由普通的材料製成的,全都價值不菲啊!把他賠了都不一定能買一個這個所謂的精神之球。

   「你居然打破了精神之球!你的精神力到什麼層次了!居然會有人可以天生到這個層次!」老者說著,因為激動都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

   陰宇看着老者,有些試探地小聲問道:「您不是要讓我賠吧!」

   老者這才回過神來,拉住陰宇說道:「沒有!怎麼可能呢!你加入我的學院吧!加入我就不會讓你賠了!」

   陰宇一愣,突然從人群中走出一個男子,穿着簡便可是還能感受到他的一股氣度,他毫不畏懼地站在老者的對面上直視老者的眼睛,拉住了陰宇,「不好意思,以他的天賦想要去您的學院也是有些屈才了!」

   老者一愣,沒想到這裡居然有人敢和他對着干,毫不吝嗇地反擊道,「我收學生還用不着外人指手畫腳!何況你剛剛沒有看到嗎,他也只是精神力十分出眾而已,在魔力的感知上並沒有什麼天賦。」

   男子搖了搖頭,不再和老人說話,低下頭看向陰宇,從懷中掏出一枚勳章,上面標註着他的身份,「我是星輝學院的一名老師,你的資質我覺得完全足夠了,請問你願意來我們星輝學院嗎?」

   陰宇對於剛剛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腦袋還有點暈暈的,聽到男子的話更是愣住了。

   星輝學院!要說星輝學院真的可以說是大陸上沒有幾個人不知道的學校,每年招收的學生都是從全大陸甄選出來的天才,校園師資力量雄厚,可以說是天才魔法師的搖籃,無數的貴族都擠破腦袋想把自己的孩子送進去,陰宇做夢也想不到這樣大的一個機會就這樣擺在了他的面前。

   

   

   

   陰宇向來是個謹慎之人,檢查了一下男子的勳章,這種是大陸通用的,除非正規機構別人是偽造不出來的,沒想到眼前之人居然真的是星輝學院的老師。

   「怎麼樣?沒問題吧!願意加入我們星輝學院嗎?」男子鍥而不捨地問道,旁邊的老人在得知了男子的身份之後就再也沒有了欲要和他相爭的樣子。

   陰宇思索着,旁邊的雅晴推了推他,小聲說道:「這麼好的機會幹嘛放棄!快點答應啊!」

   陰宇看着雅晴突然想到了什麼,抬頭對男子說道:「要我加入可以!不過她要和我一起!」

   男子看向雅晴點了點頭,她的天資也是很不錯的。

   陰宇見他答應了也是一陣興奮,男子交給兩人兩張入學邀請函,請他們過一段時間準時到學校報到。

   兩個人剩下的時間就在家裡陪父母了,因為學校在帝都離這個小鄉鎮實在太遠了,很難回來一趟,現在的時間變得尤為珍貴起來。

   不過早晚也有分別的時候,兩人最終還是踏上了征程。

   顛簸了一路,終於到達了大陸文明的星輝學院。

   校園裡風景十分好,有穿着寬大校服的同學們從身邊走過,學習氣氛十分濃厚。

   顛簸了一路終於可以休息一下,陰宇很自然地把雅晴送到了她的寢室,稍微觀察了一下之後發現寢室另外兩個同學都比較好相處,這才放心地離開,開始尋找自己的寢室。

   到達了寢室,發現三人間的屋裡已經有一個人了,那個身材略顯矮小的男孩見到他也抬起了頭。

   畢竟是室友陰宇還是很自然地向男生問着好,「你好啊!我叫陰宇!」

   男生看見他也笑了,「你好你好!跟我在一起不用那麼多拘束!以後就是室友了!我叫喬伊!」

   陰宇看他自來熟的樣子也是放鬆了許多,看樣子以後想出不會那麼困難了。

   喬伊顯然是個停不下來的人,他一邊收拾着自己的東西一邊不停地說著,陰宇也不是話多的人就認真聽着,時不時插上一句話。

   從他的話里陰宇才知道原來喬伊和他一樣是一個小村子裏被選拔上來的,修鍊的是十分罕見的亡靈魔法。

   「不過咱們寢室應該還有一個人啊!」喬伊絲毫沒覺得自己說的多,嘴不斷地動着。

   陰宇來不及回答,門突然砰地一聲被撞開了。

   「哎呀哎呀遲到了!開學第一天就遲到完了完了!」伴隨着吵吵嚷嚷的聲音進來了一個人,長得人高馬大,和喬伊完全相反,整個人像一個大狗熊一下子闖了進來,背上那個大大的包裹像是空氣一樣被他輕鬆背着。

   男子看到兩個人愣了一瞬,不過很快用它像悶雷一樣粗壯的嗓門說道,「不好意思來晚了!你們就是我的室友吧!你好你好!我叫雷歐!是一名狂戰士!」

   聽到男子的自我介紹喬伊和陰宇都是有些驚訝。

   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他是狂戰士這一點。

   狂戰士是一個族群,和人類沒有特別大的區別,只不過他們天生就是為戰鬥而生,追尋力量永不停止,每個狂戰士從出生開始就擁有狂化而提高自己實力的保命本領,不過他們向來都只是生活在部落里,陰宇和喬伊都沒有見過真正的狂戰士。

   明天才正式開學,三個人一起收拾了一下東西,聊着天互相了解。

   互相知道了對方的實力之後不由得都有些咂舌,他們三個幾乎可以堪稱奇葩三人組了!

   陰宇元素感知力低不可聞可是精神力卻高的嚇人,他自己沒有意識到但是把那兩個人嚇了一大跳,他們印象中可是從未聽說過有誰精神力可以達到把精神之球擊碎的程度。

   而喬伊是罕見的亡靈法師,整片大陸上都不一定有幾個了,是一種即將失傳的法師。

   最後的雷歐更是一名狂戰士,由於他們一般都不會涉及世事,而且和人類經常都會抱着互相猜疑的心思,所以雷歐其實是狂戰士一族的一個試驗,他是第一個來到人類世界學習的狂戰士。

   幾個人來自不同的地方經歷過不同的事情,但是命運就是如此其妙讓他們在這一點上走到了一起。

   接下來的日子就十分稀鬆平常了,每天上課學習修鍊魔法,偶爾三個人會一起到有魔獸的地方歷練一下,甚至有一次他還在山裡撿到了一匹受傷的小狼,等到它好了才發現居然是一頭魔獸,而且實力還不錯,於是陰宇就給小狼取名叫小紫,把他帶在了身邊。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

   十年後。

   三個人和雅晴都已經達到了魔法師七級的水準,也都已經十七歲了,現在該是從學院畢業的時候了。

   十年,在學院里留下了太多的回憶,有歡笑有淚水,如今他們已經成長為了可以獨當一面的強者,七級的水準放在很多地方都擁有這讓人無法忽視的實力資本。

   三個人和雅晴一起離開了學校,帝國給他們冊封了爵位,他們忽然從學校畢業也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原來只是希望自己不斷變強,現在卻突然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了,從學校畢業以後就像無頭蒼蠅一樣,沒有了方向,幾人只好暫時先在帝都住下了。

   少了很多學院的束縛驟然放鬆,可是沒住下幾天就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天下午,幾人正在房間里聽到了外面有人敲門。

   陰宇有些奇怪,正常他和這裡的人都是沒有什麼交集的,怎麼會有人主動找上門來。

   他打開門,看見一個英俊的男人正站在門口。

   「哦我偉大的主!他終於開門了!」男子微笑着,深邃的雙眸望向陰宇。

   陰宇看着他有些奇怪,「請問您是?」

   「哦,冒昧打擾您!我是光明聖教的紅衣主教拉曼!」男子微微躬身,臉上帶着得體的微笑,「介意我進去說話嗎?」

   陰宇點頭邀他進來,聽到他的話有些驚訝,光明聖教可以說是大路上最大的教廷了,在不斷變強的過程中他也明白這個光明聖教並不只是傳教那麼簡單,背後還有很強的勢力。

   拉曼走了進來雅晴三人聽到動靜也走了出來。

   拉曼愣了一下,不過很快笑着說道:「哦!沒想到各位都在!要是我沒猜錯的話這位是雅晴小姐,這位是喬伊先生,這位是雷歐先生吧!

   三人點點頭,幾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陰宇看着拉曼,「不知道割下來有什麼要事呢?」

   拉曼微微一笑,目光掃視了一下在場幾人,「諸位都不是普通人,那麼我就在這裡說了!我希望邀請各位加入我光明教廷!」

   「加入光明教廷?」陰宇皺了皺眉頭。

   「沒錯!光明教廷會給各位提供各種各樣的條件,無論是修鍊還是金錢甚至是名利!只要你想要的光明教廷都會想盡一切辦法給你!」拉曼笑着。

   「不好意思我們暫時沒有這個打算。」喬伊斬釘截鐵的說道。

   身邊幾人還在猶豫,不過聽到喬伊這麼說也都點了點頭,陰宇也不喜歡這種容易束縛他的東西,如果不是為父母着想他也不會接受帝國爵位的冊封,而且他也只是掛個名不用做什麼真正意義上的付出。而加入光明教廷就完全不同了,所有的東西都會改變,他們提供了多少資源自然就會討回多少價值,這些人個個都堪比老狐狸,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自己吃虧。

   拉曼沒想到喬伊會這樣不留情面地拒絕他臉色也是一暗,不過這會直接把目光轉向了雅晴,「雅晴小姐,請問您有沒有興趣來光明教廷呢?如果你來很有可能就會是萬人朝拜的聖女!」拉曼從剛進門就注意到了這個小女孩,他們幾個人的畫像來之前他自然有看過,不過看到雅晴本人也是為她出塵的氣質所迷,就和她的名字一樣清麗雅緻,不似凡間女子。

   他自詡長得還可以,深邃的眸光直抵雅晴的眼睛,臉上的笑意溫暖而美麗。

   「不好意思我只會跟着羽哥走。」雅晴連看都沒有看他就回絕了他,溫柔的目光投向陰宇,既然他已經做出了決定自己只要追隨就好。

   拉曼一愣,要說他的長相他還是十分自信的,而作為紅衣主教他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他這可是第一次在女人手中吃癟,況且那個女人還是他很有好感的一個。

   拉曼看着幾人的目光都十分堅定,只好起身說道:「看來各位都在考慮啊!這種事情也的確需要好好思量一下,我有時間還會再登門拜訪的!」

   就這樣,每隔幾天拉曼都會來找眾人商量相關的事宜,不過陰宇幾個人看他經常來也是愈發討厭起來,特別是陰宇,拉曼每次看着雅晴的目光都讓他不舒服。

   他雖然是一個情感上比較愚鈍的人,不過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

   

   

   

   就在一天,拉曼突然提出了要與雅晴一同共進晚餐的要求。

   「不好意思她沒時間!」陰宇冷冷地說道,「我們不會去光明教廷的,你也省了這份心天天來!」

   這回陰宇倒是沒有客氣,毫不掩飾話中的冷意,直接下了逐客令。這些天他也摸清楚了拉曼的心思,自己幾個人雖然說實力不錯但還真沒有能讓他天天來邀請的地步,無非是看上了雅晴。

   拉曼沒想到他居然這麼大的反應,這些天因為雅晴他也是受了不少氣,沒想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