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來世不負卿》[不負來世不負卿] - 第7章 逆風翻盤2

御香樓里,蕭易安坐在雅間里看着窗外的人來來往往,桌前放着小二剛泡好的茶,淡淡的茶香布滿整個房間。

「心情不錯。」冉北宸身着靛藍長袍的坐在窗上看着蕭易安笑道。

蕭易安倒了杯茶放到自己對面笑道,「是還不錯。」

「柳太傅飽讀詩書,為人最是正直古板,定是不會將自己的女兒嫁給這麼一個人的。」冉北宸翻身坐在蕭易安對面說道。

「師父,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蕭易安不接冉北宸的話帶着探究的眼神看着他反問道。

冉北宸自幼睿智洒脫,以前老閣主還在的時候,卿水閣少閣主生性洒脫,什麼戒律教條對他來說都形同虛設,是多少姑娘心中的眷戀。

可是自從隨自己來了聖都後,整個人時常不見蹤影。蕭易安心中隱隱不安。

「你想問什麼?」冉北宸自顧的喝着茶。

想問什麼?

蕭易安不知從何問起,這才感覺到自己對這個名義上的師父知之甚少。心中的疑慮都不知從何問起。

「以後你就知道了,現在你只要相信我永遠不會傷害你。」冉北宸看着蕭易安眼神堅定的說道。

蕭易安被這突然的語氣驚到,心跳都好像漏了一拍,慌忙的端起酒杯掩飾自己的尷尬。

「聽說了嗎?上次禹王從梧州回來街頭上為他歡頌的人都是他花錢雇來的。」

「真想不到禹王竟然是這樣的人,我還聽說他得了花柳病。」

······

雅間的門外傳來客人聊天的聲音。

皇宮裡,榆妃跪在一臉怒氣的蕭煥面前哭得梨花帶雨。

「你還有臉哭,蕭策幹得那些事都傳到朕的耳朵里了,真是好計策,買通百姓為他造勢。估計他得那病也是他自己尋花問柳不知道哪裡染上的。」

蕭煥氣的指着跪在地上的榆妃罵道。

「陛下,您明鑒啊,策兒一直都是潔身自好,他不敢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他的。」榆妃抓着蕭煥的裙邊辯解道。

「潔身自好?難道有人硬逼着他染病給他嗎?難道是百姓們逼着他給銀兩的嗎?」蕭煥反問道。

轉身朝着外面高召吩咐道,「下令,將禹王囚禁禹王府,沒有朕的命令不得踏出禹王府大門一步 。」

說完不理趴在地上哭喊的榆妃直接離開了。

蕭易安回到東宮的時候,孫清清已經等了一會了。見蕭易安從外面回來,拉着蕭易安的手往蕭易安房間里走。

「蕭策被幽禁了,聽說他得了那種病,還僱人在他從梧州回來的一路造勢。」孫清清迫不及待的將消息告訴蕭易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