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來世不負卿》[不負來世不負卿] - 第6章 逆風翻盤1(2)

多年不見,可有想我?」蕭易安視若無睹的走到蕭策身邊輕聲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倆是相親相愛的好兄弟。

見蕭易安和自己搭話,蕭策收好自己的嫉妒與憎恨,嘴角勾起自認為和善的微笑說道,「四弟,好久不見,如今長得一表人才啊。」

「那要感謝皇兄的照拂。」蕭易安拍了拍蕭策的肩膀。

「我何時······」

「上朝」裏面高召尖銳的聲音從大殿內傳出,打斷了蕭策話。

一眾朝臣紛紛上殿。

突然蕭策感覺脖子上似乎有些癢,正想微微偏頭往衣領上蹭一下止癢,結果越來越癢,不僅僅是癢,渾身開始發燙。

旁邊的蕭易安見藥效開始發作唇角划過一絲漣漪。

「策兒,你這是怎麼啦?」上面的蕭煥終於發現了蕭策不正常。

「父皇,兒臣不知,兒臣現在渾身又癢又暈。」蕭策說話的聲音里都滿是隱忍。

蕭煥趕緊退朝,並吩咐高召去喚太醫,可是蕭策似乎忍受不了直接在眾大臣還未離開便直接暈了過去。

見此情況一眾大臣紛紛停下腳步,想一探究竟。

片刻後高召拉着太醫過來,老太醫見到蕭策時,蕭策臉上已經長滿了紅色的疹子。

太醫遲疑了片刻,蹲下身子給蕭策把了把脈,就朝着眾人喊道,「快散開,快散開。」

「怎麼回事?」蕭煥見太醫突然叫眾人散開臉上微微升起怒意跟太醫說話的聲音也大了些。

「皇上,臣觀禹王脈像,殿下好像是得了花柳病,此病會傳染的。」

太醫見蕭煥發怒本想將此事暗地裡同蕭煥說的,現下蕭煥生氣,太醫也顧不得了當著一眾朝臣的面前就說了出來。

「花柳病?殿下怎麼會染上這種病?」

······

朝臣們開始在私下小聲的竊竊私語。

「禹王怎麼會得花柳病?妻都沒娶。再說了此病只有女子才有」蕭煥連忙說,但是此番說辭顯然堵不住那些朝臣的嘴。

不出半日禹王得了花柳病的消息便在聖都傳開了。

蕭煥坐在龍椅上臉色蒼白,說話洪亮但是氣勢不足,明顯是強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