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城市》[變種城市] - 第1章 其實我也是

見單天陽沉默不語,趙老師便打算不再繼續這個話題,笑了笑說道:「如果不知道如何回答,就不回答了,畢竟這些離我們還是有些遠,也不是我們要操心的事。」

單天陽果然沒有急着回答,而是反問趙老師看待變種人的態度。

趙老師便開口說道:「變種人也是人,我不覺得有什麼區別。」

單天陽認同的點頭,隨後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說起來,我還從沒遇到過變種人呢?只是偶爾能從電視上看到。」

「是啊,每當電視上有變種人的新聞,收視率都會漲高。即使變種人已經出現了六年,大家的好奇心也依舊沒有減弱。」趙老師也開玩笑道。

六年前,一場奇異的太陽風暴席捲了全球,無數人在這場太陽風暴中病倒、發瘋甚至死亡,而在那些無礙的或者康復的人當中,有極少數人獲得了不可思議的力量。

變種人的出現,震驚了整個世界,各種關於變種人的流言滿天飛,不過這件事情最終並沒有走向極端,變種人似乎銷聲匿跡,就算偶爾有變種人出現,也沒鬧出過幾次太大的動靜。

要說變種人鬧的最大的一次,一定就是三年前那場海都事變了,不過如今的海都市是個十分忌諱的話題,人們對此大多也是閉口不談的態度。

說起變種人,當然也並非全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憑藉著強大的能力鋌而走險,公然逾越法律底線的也大有人在。

為此,在****的大力支持下,全國各地的警局都成立了特輯隊,專門應對各類突發的變種人事件。

除特輯隊外,還有一個更加神秘的組織——狩獵部隊。狩獵部隊同樣在全國各地都有分佈,通常是十人組成一支小隊,每支小隊也被稱為獵殺小隊,他們只針對變種人,執行抓捕和處決的任務。

趙老師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最終也沒說出來,又繼續沉默了下去。

單天陽看出趙老師有心事,便又試探的說道:「老師,如果有什麼困難,我可以幫忙的。」

「哈哈。」趙老師笑着說:「只是一點小麻煩,不用擔心老師。」

聽趙老師這麼說,單天陽確信趙老師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煩,而且有可能是與變種人有關。單天陽還算是了解趙老師的,趙老師是樂於助人者,當然,在向別人求助時也從不會覺得不好意思。

如果趙老師遇到了難以解決的麻煩卻不向別人求助,那隻能說明這個麻煩十分棘手,極有可能會把別人也一起拖入困境。

「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瞎操心了,真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找我。」單天陽點點頭說,並沒一定要去做那老好人。

「嗯。」趙老師輕輕點頭,同時心中感慨這個以前最會給自己找麻煩的小皮蛋現在也懂得主動幫助別人了。

兩人走出公園,隨後在一個路口分別……

單天陽走在回家的路上,肖娜娜發來一條消息:「中午來我家吃飯,姐給你做好吃的。」

看到消息,單天陽臉上不自覺浮現微笑,今天蹭飯的人變成了自己,他在手機上打出兩個字:「好的。」

剛走了兩步,突然想起什麼,又拿出手機發消息問肖娜娜:「需要我去買食材嗎?」

消息剛發過去就接到回復:「不用。」

單天陽打消了去菜市場的念頭,向著向日葵小區走去。

……

單天陽幫着肖娜娜從廚房端出色味俱佳的菜肴,光是聞一聞就讓人垂涎三尺。

飯菜上齊,肖娜娜發好碗筷,單天陽迫不及待的夾了一塊紅燒肉,邊吃邊點頭,向肖娜娜豎起大拇指:「嗯嗯嗯,好吃!」

肖娜娜微笑,也開動了起來。

「今天早上在公園遇見趙老師了,他問了個奇怪的問題。」單天陽邊吃邊和肖娜娜聊天。

「趙老師?上周六晚上送我爹去醫院,在醫院裏見過他一次,好像是他兒子受了挺嚴重的傷,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也沒細問,寒暄了一會我就回家了。」肖娜娜回想起來上周見過趙老師的經過。

「趙老師的兒子?趙御文?」單天陽想起趙老師還有個兒子,小學時關係還算可以的同學。

「叫什麼我記不清楚了,只記得是咱們隔壁班的。」肖娜娜回答。

「對了,你剛才說趙老師問了你一個奇怪的問題,是什麼問題?」肖娜娜詢問單天陽。

「趙老師問我對變種人有什麼看法。」單天陽回答道。

「變種人?你怎麼回答的?」肖娜娜好奇的問道。

單天陽將早上與趙老師的對話說給了肖娜娜。

肖娜娜點點頭,也沒多說什麼,繼續吃飯。

「今天我要去一趟醫院,需要給我爹交醫護費。」肖娜娜開口說道。

「我跟你一起去,順便去看看趙御文情況,畢竟小學時經常去趙老師家補課,和趙御文還算認識。」單天陽說。

「我可是記得你是最讓趙老師頭疼的學生啊。」肖娜娜調侃道,似乎在回憶小學時的時光。

「哈哈哈,小時候趙老師倒是沒少拿你和我比,總是說看看你那個鄰居肖娜娜,雖然成績不算太好,但是人家態度多認真,你好好跟人家學學。」單天陽模仿着趙老師的語氣說道。

……

肖娜娜付了醫護費,她爹的病房連進都沒進,實在是不想見着她那混賬老爹。

隨後兩人向著趙御文的病房走去,離肖娜娜父親的病房並不算遠。來到趙御文病房外,卻並不見趙御文,也不見趙老師,於是單天陽向護士詢問情況,護士說趙御文已經出院兩三天了。

單天陽和肖娜娜有些納悶,不是說傷的挺嚴重嗎,這麼快就出院了?

護士說他們也很奇怪,明明趙御文傷的很重,但是康復的卻非常快,本來要躺上一兩個月的傷,結果半個月不到就好的差不多了。

大致了解了情況,單天陽和肖娜娜正準備離開時,病房外來了三四個面相不善的年輕人,為首的一人進了病房就喊道:「趙御文呢?跑哪去了?」

一旁的護士正要解釋,那年輕人看也不看護士,直接氣勢洶洶的走到單天陽面前質問:「你們跟趙御文什麼關係?」

「沒什麼關係,我們只是恰巧路過。」單天陽一眼就看出這幾人不是善茬,並不想惹麻煩。

「沒關係就趕緊滾!」那人語氣咄咄逼人。

「不是,你會不會好好說話啊!」肖娜娜一聽對方這語氣,立馬就來氣了,沒事擱這裝什麼大爺呢。

「老子就是不會好好說話怎麼了?」那人語氣更加囂張。

看到雙方劍拔弩張,一旁的護士趕緊說道:「這裡是醫院,請不要大聲喧嘩。」

單天陽懶得和那人多廢話,也不想惹事,便拉着肖娜娜離開,不料剛走出病房就聽到那人說了一句:「慫包!」

即使是單天陽也頓感火大,他停在門口握了握拳頭最終還是忍了下來,但是肖娜娜忍不了啊,大罵道:「你他媽的要是想找事就直說,老娘在外面等着你。」

「行啊行啊!走啊!」那人也是直接,說著就走出病房。

單天陽一看這架勢,心想是不好收場了,怎麼來趟醫院還能遇上這檔子事,倒不是他怕事,實在是不想惹這些不必要的麻煩。

他知道肖娜娜不是那種蠻橫不講理的人,就只是單純不喜歡受人窩囊氣而已,只要別人不沒事找事,她對人還是很客氣的。

當然單天陽也不是那種願意受無妄之災當冤大頭的人,現在他也不想着能和平解決了,有些人還真是不能慣着。

六個人兩前四後走出醫院,來到醫院外的廣場,後面四人滿臉譏笑,今天逮不到趙御文那小子,就拿你們兩個撒氣也好。

「怎麼?慫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為首的那個年輕人叫囂道。

單天陽拿出手機報警,這點事還不至於動手。

「你他媽的想報警?慫包到底還是慫包!」為首的那個年輕人露出怒容,已經一腳踹了過來。

這一腳落在單天陽胸口上,隨即他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在空中騰挪了五六米才重重摔在地上。

這股力量超乎尋常,絕對不是正常人可以做到的,單天陽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對方是變種人,他的理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