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總夫人總想逃》[霸總夫人總想逃] - 第9章 白素貞

那是一間,絕對不符合言晝野霸總身份的房間。
就這?就這?就這?
在白蘇的印象之中,像言晝野那樣如假包換的真霸總,怎麼著也應該有一個歐式宮廷的大圓床,旁邊的牆上,也會是從中世紀的油畫掛到張大千的工筆畫,旁邊的擺設,也應該是從伊麗莎白的權杖,陳列到當年秦始皇用過的尊爵……。
然而事實上,這裡整體是一種非常常見的性冷淡北歐風,以淡色的整體和莫蘭迪的深色形成明暗對比,讓整個空蕩蕩的房間看起來有一種別樣的藝術感。
她白蘇的形容詞彙,就是這麼的匱乏……。
只是沒想到這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原來真正的霸總,真的不好錢財外露這一口。
看來抽個時間,真得改一改自己這種暴發戶的思路呢。
「你幹什麼?白蘇!」,當白蘇將這個房間上下打量了一遍之時,就聽到自己身後,傳來了言晝野氣喘吁吁的聲音。
而此時此刻,白蘇面對言晝野這樣無厘頭的質問,只是流露出了自己的真情實感,不帶有任何做作的來了一句:「這才爬三樓啊,就喘成這樣,你這身體不行啊!」。
白蘇發誓,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帶任何搞顏色的意味,也沒有考慮到言晝野,事實上是一步四個階梯,以一種百米衝刺的速度追上來的……。
如果說一開始,言晝野是因為白蘇要進入他的房間,而有些震驚和火大的話,那現在面對白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