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可夢:只有我知道伽勒爾劇情》[寶可夢:只有我知道伽勒爾劇情] - 第8章 湖中飄來的同伴

顧銘將那個人拖上岸,看清那個人的面貌。是一個短髮的可愛女生。

顧銘用手測了測呼吸和脈搏,確定女孩孩只是暫時暈了過去沒有發生其他問題。

索性就將她移到篝火旁,並點燃篝火。脫掉濕掉的外套,開始等待她醒來。

半個多小時的等候,女孩有了醒來的跡象。

「咳咳,咳咳!」

幾聲劇烈的咳嗽聲,女孩睜開了眼,緩慢的坐起身子,環望四周陌生的環境,有些發懵。

「我這是在哪?」女孩有些疑問。

「這裡是牙牙湖的西岸我的營地,可以請問發生了什麼嗎。」坐在對面的顧銘問道並遞給女孩一杯熱水。

女孩接過杯子,旁邊的傑尼龜也湊了上去。

穩了穩神,女孩緩慢的開口道。

「我原本是關東地區的培育家,因為委託來到了伽勒爾地區,在牙牙湖的東岸,打算乘船去往牙牙湖之眼,就是湖中心的那個小島。」

「就在坐船的半途中,湖中衝出了一個巨大的東西將船揭翻了,隨後我就暈了過去。然後醒過來我就在這裡了。」

女孩還有些慌亂的手,搓了搓暖和的杯子。

「巨大的東西?極巨化的寶可夢嗎?你有看到什麼東西嗎。」顧銘簡略的思考後向女孩繼續問道。

「沒有任何的印象,就是從湖裡突然的出來的,完全沒有記住任何東西。」女孩聽了顧銘的疑問,搖了搖頭回答道。

雙方沉默片刻,只剩下了篝火噼啪燃燒的聲音。

「非常感謝的您的救助,我的名字叫安思怡,現實是魔都大學大二培育系的學生。」女孩先開了口。

身份沒有問題,因為顧銘在安思怡昏迷期間,打開了她的背包,看到了她的相關證件。

「我叫顧銘,沒什麼的事,都是來自一個地方的人,再說了要感謝也是你傑尼龜把你帶到岸邊。」顧銘揮了揮手。

「我打算要去東岸看看情況,要一起嗎?」顧銘詢問道。

「嗯,我跟學長一起去看看。」安思怡緩了一會答應道。

收拾起行李,兩人打算出發。

「把我當成一個學校的學長了嗎,我長得這麼老成嗎?算了,也算有點信任基礎了,誤會就誤會吧。」顧銘心裏想着。

沿着湖岸向著東邊走去,走着走着,顧銘還是心裏有些不爽的在湖水中的倒影里看了兩眼。

原本俊秀的模樣,因為最近野外的勞累和沒打理,皮膚暗沉,鬍子也有了些。

顧銘有些沉默,默默地扭過頭去,繼續向前行走。心中暗暗將皮膚護理提上行程。

他可不想活到20的時候被人喊成叔叔。

走了大概三個小時的路程,顧銘二人終於看到了東岸的護林員住所。

來到門前敲門,一個右手打着厚厚的繃帶的中年大叔開門站在兩人面前。

「很抱歉,現在暫時沒有船可以去往牙牙湖之眼了。」大叔說著。

隨後仔細看了看兩人的面貌,有些驚訝。

「小姑娘,你還活着太好了,這邊的求救裝置因為信號原因沒法向外部求援,我還打算去找你呢。」

「我想問一下當時發生了什麼。」顧銘詢問道。

「就在幾個小時前,當時我就是載着你身後的小姑娘前往牙牙湖之眼,然後在半途中一隻深藍色的不知道怎麼形容的大魚襲擊了我們,將真的我從來沒看見過附近的任何寶可夢像他那樣。」

「然後船就被破壞了,手臂也被木板劃傷,但幸運的是我被捲起的水浪衝到了這裡的岸邊。然後使用了求援裝置,但是一直沒有回應。我也想着要是一直沒有信號就去找那個同樣遇險的小姑娘了。」

「幸好,你能遇見她救了她。」中年男人一副很慶幸的表情。

「一隻深藍色的大魚嗎?嗯….?」顧銘思考了一下在手機的圖鑑中翻找出一張圖片。

「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