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爹地:媽咪要爬牆》[報告爹地:媽咪要爬牆] - 第8章 未婚先孕

  夜書淺一時間啞口無言,竟不知道該如何去回應。

  「啪!」

  電腦屏幕被合住,只留下一臉驚愕的夜昊然。

  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媽咪如此窘迫。

  「呵呵,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顧涼夜看着斷掉的通話,倒也沒有生氣。

  喬逸大着膽子問道:「顧總真的要當那兩個小孩子的爹地?當真不是一句戲話?」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是兒戲?

  他已經錯過了六年,難道還要錯過一輩子嗎?

  「你跟了我這麼久,看不出嗎?」

  喬逸站在一旁,徹底的閉上了嘴。

  ……

  夜書淺在私宅中怎麼也待不下去了,如今的事情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她若是不出面同夜老爺子解釋,恐怕還不知道會出什麼茬子。

  同夜昊然叮囑了幾句後,夜書淺已經匆忙離去。

  還沒有走到夜家正門,那些記者就已經堵的水泄不通。

  一天之內,兩大新聞,哪裡有人會願意放棄這個素材。

  慶幸的是,後門並未被發現。

  剛一踏入夜家,一道尖銳的聲音就已經傳了出來。

  「哎喲,你這種人竟然也敢回來,難道還嫌給家裡添的麻煩不夠多嗎?」女子的身影從暗處顯出。

  高昂的下巴,傾斜的目光,就連嘴角的那抹笑意都是如此的不懷好意。

  眼前的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夜瀾的女兒杜悅白。

  夜書淺眉頭微皺,她並不想同杜悅白有什麼交集,從小,她同這個表妹的關係就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二人的戰爭並非一朝一夕存在。

  見夜書淺並不理睬,杜悅白更是擋住了她的去路。

  「怎麼?厚着臉皮回來,難道是為了求老爺子的原諒?我告訴你,就你這種不檢點的女人,有人要就已經不錯了,竟然還敢在婚禮上整出這樣的幺蛾子,真是丟進了夜家的臉!」

  來勢洶洶,夜書淺再也忍不住了,她冷哼一身道:「是啊,這是夜家的事情,你一個外人,沒有什麼理由參與其中,倘若你再多說一句,就別怪我不客氣!」

  杜悅白氣的臉色泛白,自己要是姓夜,也不至於會如此不受重視。

  都這種時候了,夜書淺竟然還想找夜老爺子撐腰,呵,還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我是外人?合著你的意思,就連我媽媽都不算是夜家的人了嗎?別以為夜老爺子寵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夜家出了你這種敗類,在雲城丟進了臉!」

  說罷,竟一口啐在了夜書淺的腳邊。

  夜書淺的壓制着心中的怒火,她的目光落在了夜瀾的身上,忽然有些慶幸兩個孩子沒有被帶回來。

  「怎麼?說不出話了?你那兩個野種呢?難道一起送給了半路殺出來的野男人?還是說,昨天你以身相許……」

  話還沒有說完,巴掌已經落在了杜悅白的臉上,半邊臉肉眼可見的腫了起來。

  「你這個瘋子,你做什麼?」杜悅白嘶喊了起來。

  「姑姑,老爺子在哪裡?」夜書淺問道。

  被無數的杜悅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