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隻狐狸:救贖》[半隻狐狸:救贖] - 第 7 章 十六(2)

戶了。

「你這娃娃是遭了魂氣了,所以我能看到他,不稀奇,你去我香案上抓一把香會,就着院里晾的皂角,一起活進屋檐底下接雨水的銅盆里,把眼睛洗上一洗。」

「怪東西就不會來找我們了?」先生話說了一半,爺爺就急上了。

「不是,是你也能和你這娃娃一樣看見他們了。」

「這也算是解決問題?」

「怎麼不算呢?」

倆人就這樣尬住了。

「那爺爺豈不是要跟我一起害怕了?」我納悶的問先生,打破了僵局。

先生哈哈一笑,說小時候跟爺爺有過小過節,可能爺爺不記得了,但是他記得,剛才的玩笑算是泯恩仇了,說到正事,先生說我是被冤魂盯上了,為了伸冤他們這些冤魂會在陽間尋找人氣弱的糾纏,而我的人氣弱的不行,只有正常人的一半,所以才會被找上,先生給我爺爺洗了眼,就能跟我一樣看到他們了,只有爺爺幫他們伸了冤,了了願他們才會離開,否則就會被他們整日糾纏,霉運當頭,事事不順。

臨走爺爺順走了瞎眼爺爺院里晾曬的皂角和大蒜,原位置上放下了幾枚銅元,「拿走吧,老弟,我不缺錢,送你了。」我真的懷疑瞎眼爺爺是裝瞎的,這樣才能顯得自己神通廣大。

回到家,爺爺做了自認為最萬全的準備,門口掛滿了大蒜,還特意去買了一條黑狗,準備殺了放血備用,爺爺於心不忍,顫抖着手一刀下去沒捅對位置,擦破了皮,淌出了幾滴血,狗子疼的上躥下跳,我聞到血腥氣,也追着狗子滿院子的上躥下跳,非要揪住狗子舔上一口才算安心,最後乾脆放棄了黑狗血,收為我的玩伴。

一切準備就緒,坐等黑夜來臨。爺爺讓媽媽和奶奶躲在裡屋里不要出來。由我和爺爺來面對。

我們爺孫倆車敞開着大門,端坐在堂屋正中間,等待着裹小腳的老奶奶和小哥哥的到來。

二更天,我和爺爺已經搖頭晃的昏昏欲睡了,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爺爺,奶奶和小哥哥不會被你的爛布鞋熏着了,不會再來了。」我打趣爺爺。

爺爺一聽來勁了,翹起二郎腿,抓起破布鞋塞到我的嘴上,「你聞聞,臭嗎,不臭的,你奶奶納的千層底透氣着呢。」

看着破布鞋上經過陳年累月拖踩藏納的一層厚厚的污垢,我噁心的乾嘔,跑到院里透氣,突然一陣陰風吹過,大門吱扭一聲竟自己關上了,我跑過去又打開門,張望一周還是沒有他們的身影,他們到底是來不來,都要瞌睡死人了。

我嘟嘟囔囔回到堂屋,裹小腳的老奶奶和小哥哥不知道啥時候已經進來了,就坐在剛才我和爺爺做的地方,而爺爺則喘着粗氣靠在牆上,看來是嚇得不輕。

從爺爺的眼神中不難看出,這老奶奶似乎與爺爺是舊識。

「淑芬大嫂子,怎麼是你啊?」果然,爺爺開口叫了個裹腳奶奶的名字。

「長柏,你能看到我?太好了,前幾日我給你這小孫子說不上話,正着急呢。」天吶,您哪是給我說話,你明明是嚇得我不敢出門。

「淑芬嫂子,你這娃娃是你那小孫子嗎?」爺爺看到了小哥哥。

「是啊,」裹腳奶奶惋惜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小哥哥。

「淑芬嫂子,既然你都找到孫子了,那你是還有什麼遺願啊?是不放心蓮花嗎?」爺爺想起瞎眼的話,鬼魂找上門多半是為了伸冤和未了的心愿。

「長柏啊,不是我找到了孫子,是孫子在等着我,我一下來,我孫子就在底下等着我,他不是走丟了,是當天就沒了啊,我去問鬼差,鬼差說他是被謀殺的,可是他始終不肯說出來害他的人的是誰,不說出來罪人就判不了,沒法進輪迴。就只能在這世間遊盪。我來找你就是想讓你幫我孫子找找罪人。」裹腳奶奶越說越激動。

「這是讓我幫你查案啊?我只會打獵,這精細的是我干不來啊。」爺爺心有餘而力不足,我揪了揪爺爺的衣角,希望爺爺能幫幫他們。「我可以盯着點,多問問。調查一下,至於找不找的出來我就不知道了。」爺爺最終還是答應了。

裹腳奶奶給了我們些線索,說我前幾天老是去土堆就是埋小哥哥的地方,讓我們去那裡先看看。

感謝完爺爺,裹腳奶奶就帶着小哥哥走了。

我們全都回了裡屋,給媽媽和奶奶講了經過,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我們全家準備合力幫助可憐的裹腳奶奶。於是我們合力想了一個計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