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隻狐狸:救贖》[半隻狐狸:救贖] - 第 7 章 十六

「十六年後?道長,十六年後你還會再來嗎?」爺爺急切的很。

「善人,不瞞您說,貧道今日也不記得自己究竟一百多少歲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16年後。不過您放心,貧道的弟子冰河,會接替我處理清文的事情。」道長說著拉過來身邊的小男孩,就是隨着道長一次一次制服狐妖的那個孩子,原來他叫冰河,小小年紀竟然如此厲害。

道長婉拒了爺爺奶奶的回家坐一會的盛情,領着冰河離開了林子。

村民們相互扶持回了村子。

一回到家爺爺就抓耳撓腮,「不如,我們把思遠的名字換了吧,得讓他時刻謹記他自己的命數。就叫十六吧。」

「宋十六。」奶奶複述了一遍。

「為啥啊,爹娘。」我媽還不知道前因後果。在媽媽的再三詢問下,奶奶給我媽說了前因後果,我媽片刻都沒有思索,就接受了我半人半獸的事實,從此我也就叫了十六,十六歲不知是生是死。

因為我爺爺成了村子裏的英雄,接下來的日子裏所有人都忘記了接生婆說我是妖怪的事,日子過的很平靜,唯一不平靜的是宋寡婦每日的叨擾,她幾乎每天都要來我們家鬧上一鬧,責怪我爺爺沒有找到他家的孩子。可是自從村子裏的人也默認了宋寡婦和光棍喜子的愛情,宋寡婦就不再來了,換成了光棍喜子時不時的路過時看一眼。

幾年後,慢慢的我媽開始發現我不對勁了,我總是對着空氣傻笑,有時候又莫名其妙的哇哇大哭。

有一日,我躲開一家人的視線自己走到後山一個土堆上樂的開花,爺爺找到我回家,我都不肯走,雙手挖着泥土,最後硬被爺爺給抱了回去。

可沒過幾日,我又來到這個土堆上,甚至接連幾日都是在這個土堆上。並且每天自顧自的傻笑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了。直到有一天,我指着大門叫哥哥,我爺爺才察覺到不對,跟着我一路又來到土堆,我對着空氣咯咯咯的傻笑。爺爺以為我中了邪,沖向前叫罵,村裡的老人說妖魔鬼怪都像彈簧,你強它就弱,你弱它就強,若是碰上了定要叉着腰使出潑婦罵街的樣子,叫罵聲會嚇走妖邪鬼祟。

爺爺戰勝了妖魔鬼怪,小哥哥在爺爺的叫罵聲中委屈的離開了。爺爺帶着我回了家。

入夜,我被一陣陣敲門聲驚醒,翻下床透過堂屋門縫看到一個裹着小腳的帶着抹額的老奶奶牽着着小哥哥來了,奶奶兇狠惡煞的臉讓我遲遲不敢開門,就這樣僵持了一夜,天亮了我才睡着。

第二夜,又是一陣敲門聲,我透過門縫,果然還是昨夜兇狠的老奶奶,幽怨的眼神狠狠地盯着我,這次我真的怕了,跑回去叫出了爺爺,「爺爺,門外面有個老奶奶。」

「誰呀」爺爺下了床,一邊系褲腰帶一邊問。

打開門看了看什麼也沒有,「十六,你是不是睡不着呀。」

「爺爺,我沒有,你快去讓那個奶奶走吧,她昨天也來了,是不是找你有事啊?」

我指着大門給爺爺說,爺爺又探頭看了一圈確實什麼要沒有,說指定是我被魂嚇到了,對着大門又是破口大罵,連露腳趾頭的老布鞋都給砸了出去,老奶奶又拉着小哥哥走了,又是安靜的一夜。

白天爺爺心不靜,帶着我去深山老廟裡請福,我還沒踏進廟門就被一個光頭和尚攔住。「施主,止步吧,這孩子我們庇佑不了。」

「小師傅,我們添香火的。」爺爺連連向和尚祈求。

和尚不為所動,合手作揖送走了我和爺爺。

「他奶奶滴,不是普度眾生嗎,我孫子就不是眾生了。」爺爺罵罵咧咧走了一路。

回家的路上爺爺突然想起來隔壁村裡的瞎眼算命的,說不定他能替我驅驅邪。

我又跟着爺爺去找瞎眼先生,我剛邁進他家院子,這先生就摸索着門框出了堂屋來到我面前,一雙泛青霧蒙的眼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墊着腳伸手在他眼前晃了又晃,「爺爺,這老先生真的看不見嗎,」我問爺爺。

「十六,不得無禮,」爺爺輕輕拍在我得手背上示意我停手。

「不妨事,不妨事,小娃娃,雖然我瞎了大半輩子了,但是我真的能看到你呦。」話罷,瞎眼老頭扶着門框往屋裡走,留下我和爺爺在門外毛骨悚然。

「進來吧,娃娃,我知道你們為了啥事而來。」瞎眼老頭已經自己摸索着威坐在堂屋的椅子上。

「請先生給指條明路。」自從有了我這個禍害,爺爺已經從一個不拘不束的獵戶變成了一個逢人就屈身的特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