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隻狐狸:救贖》[半隻狐狸:救贖] - 第 6 章 身世(2)

就是個妖怪,她會飛,還會憑空消失。」終究是與姨娘們常住在一起,還是有些閑話被傳了出來。

「妖我也喜歡,哈哈哈,娶你,是不可能的。」商人知道清文是三清觀的弟子,騰空飛起這些伎倆對清文來說不在話下。

清文得到了不會被害怕的答案,接下來就是去尋找元嬰。玉玄子師傅閉關已有多日,上次回去也聽道長說玉玄子師傅即將修道成仙化為金身了。清文便打起了玉玄子的主意。

夜裡,清文偷跑回三清觀後山的修鍊禁地,足足等了三四日,玉玄子才斷氣化為金身,玉玄子的元嬰脫離金體往空中飄去,清文縱身一躍一口吞下。

待道長發現玉玄子的金身時,誤以為玉玄子已經飛升修為仙人。

清文回到商人家中,告訴太太自己已有身孕,太太欣喜若狂,去祠堂吃齋念佛好幾日才出來。又命人請回商人在家悉心照料清文。

商人家中的第一個孩子,定是備受關注,又引人嫉妒,姨娘們廢了力氣,下藥,製造事故,都被清文輕鬆躲過,可是,清文躲不過商人的冷落,太太以保胎為由,禁止商人宿在清文房中,商人便藉機重回青樓找花魁。

終於等到瓜熟蒂落之時,太太命人去青樓叫商人,自己跟穩婆幫清文接生,清文堵了自己的命只為給商人生個孩子,可是就在清文產子之時,商人都還在花魁榻上溫存。

清文費了半天力氣也生不出來,穩婆也基本無用,只能任清文慘叫,清文忍受着剝骨抽筋之痛,終於生出了元嬰,玉玄子在道長詢問自己妖生孩子時就猜到是為清文所問,就留了一絲意識在元嬰內,只為了清文生出元嬰是不至於被吞噬灰飛煙滅。

清文化為了孤身,穩婆和太太嚇得暈死過去,為了不被人知道自己是個妖怪,也為了變回人身,清文就殺了太太和穩婆喝了他們的血,出了房門的清文沒見到商人,就去青樓尋找。

清文看到商人與花魁纏綿榻上,「奴家對你可是真心的,就差挖出我的心給你看看了,你就為了贖了身娶了我吧」

聽了花魁的話,清文憤怒至極,沖入房間一隻手直插入花魁心臟,挖出一顆血淋淋砰砰跳動的心遞給商人問道,「你看,她對你是真心的嗎?」清文冷笑着。

商人嚇得賊哇亂叫,倉皇逃出屋子,從樓梯上跌了下來,連滾帶爬逃回家中發現太太已經被吸幹了血變成一具乾屍,他趕緊抱起元嬰藏了起來。

清文回到家找到蹲在牆角瑟瑟發抖的商人。問道,「我給你生了孩子了,你要愛我,你要愛我,快說愛我。」清文發了瘋。一步步緊逼商人讓他說出我愛你,商人此刻對清文只有恐懼,「妖怪,你個妖怪,」清文愣了,商人明明說過自己是妖怪也是會愛自己的,為何此刻如此懼怕自己呢?商人趁清文呆愣的時刻抱着孩子逃走了。

清文固執的以為肯定是因為自己不是人,商人才不愛她的。所以她又去了三清觀,他要問問道長自己怎麼才能變成真正的人,讓商人接受她。

道長在門口等着清文,希望勸告她,能讓她幡然醒悟。

「清文,你最敬重的玉玄子師傅已經升仙了,可是他的元嬰並沒有升天,他的一生都被你毀了,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可是玉玄子曾託夢給我,讓我不要責怪於你,只要你肯就此收手,懺悔認錯。」道長向清文道出實情。

「師兄,我只是想變成人,我沒有別的意思,我也不會害人的,我只想變成人。」

清文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一心只想修鍊成人,她離開了三清觀,在古墓底下修鍊了長生不老人的妖術。

「道長,講了半天也沒說她為何揪着我們家不放啊?」奶奶打斷了道長。

道長繼續講,「清文修鍊的妖術要找齊7個初生嬰兒做法,引天雷去地道,藉助天雷的力量,搶奪當晚降生的孩子為肉體,可是那天夜裡,善人的槍聲讓清文誤以為是天雷降臨,讓清文提前施法,因此錯過天雷,而我又趁機偷襲了她,她受了重傷無法與我敵對,就使了障眼法被善人撿回了家,恰巧善人的孫子出生,清文以為自己引天雷成功了,就鑽去您兒孫的體內,我上前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清文已經佔據一半身體,清文始終是妖,所以您的孫兒才會半人半妖。」

「我以為是我救了這狐狸,原來是我害了她。」

「善人,莫言自責,您誤打誤撞也救了您的孫子不被清文吞噬。況且,清文的修鍊本就有違天道,上天是不會助她修為人的。」

「道長那狐妖今日走了,日後還會再來嗎?」奶奶問道。

「近些年應該不會了,我封住了她的經脈,她受傷頗深。但是以她的功力,再加上元嬰經過她的體內留下的法力與我的法力相融,十六年之後她不僅能恢復如初,還會再次藉助天雷來搶奪您孫兒的另一半身體。」

「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