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隻狐狸:救贖》[半隻狐狸:救贖] - 第 6 章 身世

老道再次救了我,爺爺止不住的感激,下跪磕頭。

「道長,老頭子我不解,為何這狐妖要責怪我,又揪着我們不放。」爺爺覺得道長肯定知道點什麼。

道長搖搖頭,也是一臉的歉意。講起了這段孽緣。

這狐妖原是一隻小狐狸,偷喝了三清觀里供奉的香油沾染了仙氣,化成了人型,被道長的師傅玉玄子賜名清文,自此跟着道長一起在玉玄子身下修仙,一日大雨,道觀里來了一個避雨的商人,這商人白嫩秀氣一點也不像是走南闖北的商賈人家,到像是個吃紙喝墨的文弱書生。除了道觀里的師兄弟們小狐狸清文從來沒見過外面的人,一聽到有人來道觀,她便偷偷扒着門看玉玄子師傅和這個商人說話,門縫太窄,清文看不清,着急勁使大了,竟推開了門跌落進去。商人一眼就被清文的美貌給迷住了,清文也因第一次見到道觀以外的男人而被吸引,倆人就這樣初次相見暗生情愫,商人走後,清文的心再也靜不下來了,她整日思念着那個俊俏的商人,每逢雨天就端坐在道觀口痴痴的等待着,希望商人的再次到來。

終於這商人又來了,這次不是下雨天,艷陽高照,光艷明媚,商人帶了好幾箱金銀珠寶,說是來給清文下聘,希望玉玄子師傅能把清文嫁給她。道長和玉玄子師傅都氣急敗壞趕走了商人,並極力勸阻清文,可是清文被愛情迷了眼沖昏了頭,趁着夜裡迷霧了道觀的師兄弟們,私自跟着商人下了山。

商人帶着清文到城裡,車水馬龍,喧囂熱鬧,她馬上就被這絢爛璀璨的燈光給吸引住了,再加上商人的甜言蜜語和深情款款,清文情不能自已,幸好玉玄子師傅功力深厚自解了迷藥,及時阻止了清文。

清文被帶回觀里,她對着觀里的真人祈禱,懺悔。

可沒過幾天,商人再次來到觀里,趁着玉玄子師傅閉關修鍊,清文再次偷偷跟着商人逃了出去,這次清文與商人有了魚水之歡,商人不願再讓清文回去了。

沒有道別,清文徹底離開了三清觀,陪着商人上江南下河北,甜甜的愛情讓清文迷失了自我,她也想像真正的人一樣為自己所愛的人生一個孩子,但是妖物始終是動物,人和動物又怎麼可能生出來孩子呢。

不死心的清文再次來到三清觀,請求玉玄子師傅幫助自己,師傅深覺清文不可理喻,趕走了她。

清文便忘了生子之事隨商人四處遊歷,待身上的錢財山窮水盡,倆人才回到商人的家中。

到了商人家清文去跪拜長輩時才發現,自己跪拜的太太實際上是商人的正房,並不是自己的婆婆,這個太太是商人的父母為他找的童養媳,家中大小事都由她掌權,特別是商人父母死後,太太就成了家裡的大長輩,對商人如同兒子一般的照顧,這個商人不僅早已婚配,而且姨娘也是一大群,大都是經商遊歷時帶回家來的,但清文對他們沒有忌憚,似乎更多的是一種嫌棄,嫌棄他們連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

太太起初覺得清文對自己沒什麼威脅,應該會跟其他太太一樣,過兩天就膩味了,可不是不然,清文那股狐媚子的勁讓商人整日對他迷戀有加,商會聚頭,遊街耍玩每次都帶着她。

太太終於坐不住了,花重金買了當地花魁的初夜送給商人,果然男人的審美始終如一而至,永遠都喜歡十八歲的小姑娘。經此一夜,商人再也沒去過清文的房間,日日混跡於青樓酒會,去哪裡都帶着花魁。

清文很是失落,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商人就突然不喜歡自己了。落寞的清文也開始跟自己瞧不上的姨娘們一起談笑風生,家長里短。這些日子的接觸清文發現這些姨太太話里話來都離不開子嗣,彷彿他們失寵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孩子,就連太太也明裡暗裡給清文洗腦,她開始覺得是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孩子才失去了商人的愛。

清文回到三清觀下,問道長玉玄子師傅是否怨恨自己不辭而別,並向道長下了計謀,她告訴道長說當初玉玄子師傅錯了,自己在山下見到了人和妖生了孩子了。

道長信以為真,就去找玉玄子求證,玉玄子告訴道長,人妖殊途是不可能生孩子的,可是道長埂,非要讓玉玄子說出個一二三來,玉玄子就告訴道長,妖確實不能生孩子,但是有一種辦法,能讓妖看起來像生孩子,只要妖吃了元嬰金丹,元嬰就能從妖腹中生出,不過,元嬰就再也無法修成仙,而妖再產子之時承受不住元嬰的力量輕則被元嬰剝骨抽筋現出原形,重則灰飛煙滅。

道長向清文炫耀自己知道妖為何能生孩子,清文三言兩句就誆騙的道長說了出來,清文深思熟慮決定先去試探一下商人害不害怕自己是個妖怪。

清文去青樓找商人,聽到商人與花魁的對話,「你不過與我家清文一樣狐媚子的把戲,我娶她一個就行,你還是算了吧。」商人是個通透的人,他知道娶了青樓女子就是毀了家族榮譽。

「你們家裡的清文?我聽說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