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隻狐狸:救贖》[半隻狐狸:救贖] - 第 5 章 癲狂(2)

先給我,」爺爺祈求着。

「不行,等我的蛙找到我再把你孫子給你。」

「蓮花,你作死呢,長柏叔都說了沒有就是沒有,」宋寡婦隔壁的光棍喜子從人群中站出來,咬牙切齒的對着宋寡婦吆喝。

剛才牟足了勁胡攪蠻纏勢必要魚死網破的宋寡婦聽了喜子的話,竟像個泄了氣的皮球突然沒了底氣軟了下來,鬼使神差的準備把我還給爺爺。

「吆,宋寡婦,你咋嫩聽喜子話,你倆不會好上了吧。」不知道誰家嬸子嘲諷道。「是啊,你倆不會是好上了吧。」大夥紛紛隨聲附和起鬨。

「沒有,你們放屁,」宋寡婦聽到風言風語又把我收回高舉在頭頂,「叔,今天必須找到,你找到了咱倆換。」

「行,大傢伙,走,上山。」爺爺沒辦法只能帶着大傢伙又上了山,宋寡婦也執意要跟着。

烏泱泱的人群上了山,長青爺爺不見兒子們回去,出門去瞧,聽說了宋寡婦的事,拔腿就往山上去,長青爺爺啥時候才能趕上一回熱鬧啊。

進了山洞,犄角旮旯都仔細看了也是沒能找到宋寡婦家的娃,長青爺爺組織大家出去四處都看看,宋寡婦失魂的抱着我正準備出去,突然有隻狐狸向我竄跳而來,嚇得本就心不在焉的宋寡婦鬆了手,獨自一人倉皇而逃,而我被狐狸的攻擊嚇到了,再加上摔到地上的衝擊,我受了驚,老道的封印已經壓制不住我的體內的狐狸了,我的一隻眼睛開始充血變紅,耳朵也變得尖挺於頭頂,指甲變成了尖利的爪子,半個狐狸腰身隱隱約約顯現出來,張開血盆大口漏出尖銳的獠牙,一口咬死了剛才沖向我的小狐狸,爺爺聽到動靜回來看到我半人半獸滿嘴血肉模糊吞噬着狐狸血大快朵頤的樣子,震驚的愣在原地,也可能是嚇得腿軟了,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思遠,思遠,」奶奶看到宋寡婦只一人逃出去便進來尋我。

我此刻已經沒了人性,半身汗毛都立起來,一隻手和一隻爪漏出尖利的指甲,齜着牙對着爺爺奶奶做出警惕戰鬥的姿勢,嘴裏嗚嗚嗚的發出警告的叫聲。

對峙中,爺爺奶奶突然面露驚悚,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背後。我轉過頭去一個巨大的狐狸凝望着我,感覺下一秒就要把我吃掉。

這巨大的狐狸身上一股神秘的力量,深深吸引着我,我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鬼迷心竅的一步步向狐狸走去,準備的說是被吸引過去,爺爺迅速上前抱起我,不顧我的抗拒撕咬,揣進懷裡,拉起奶奶就往外跑。

狐狸從外面追出來,緊隨其後,村民見狀四散而逃,有膽大強壯的人拿起叉子對着往狐狸身上發起攻擊,狐狸似乎對這種小攻擊絲毫不畏懼,一爪子扒拉開攻擊他的村民,一批又一批的村民向狐狸發起攻擊,都被打翻在地。村民的攻擊對狐狸如同撓痒痒,直到村民們都負傷再也起不來,狐狸才繼續向我追去。

越來越近,狐狸一步一步緊逼爺爺,爺爺恐懼的往後退。「畜生,你我可是說好,日後互不相欠,你不信守承諾,怎麼又來擾我們清凈。」

「若不是你,我此刻早已修為人身,我今日用你孫子身體修身也是理所應當。」說罷,狐狸一爪子伸向我。爺爺嚇得閉了眼等待斃命。

「孽畜,你違背天倫必遭天譴,為何怨天尤人。」昨日的老道順風御劍而來,一道劍影閃過吸引了大狐狸的攻擊,狐狸見了老道愈發憤怒,齜牙咧嘴的上前撕咬,老道靈活無比,一直處於上風,再加上他身邊通體金光閃閃的男孩,使出的每一縷光影落在狐狸身上都灼燒着狐狸的身體,壓制着狐狸對道長的攻擊。

狐狸戰鬥力不及老道和男孩,很快就敗下陣來,倉皇逃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