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醒醒,你馬甲掉了》[白月光醒醒,你馬甲掉了] - 第2章 我的春天來了

徐雁回看着符芷欲言又止。

這人回來,說好買的薄荷糖沒見着,倒是指着一根可憐的熒光筆狂轉。不知為何,轉筆的速度比以前快了許多,只能看見殘影在徐雁回眼前閃來閃去。

哦,還是按壓的。

好像前幾天吐槽按壓熒光筆不好用,發毒誓不買的不是她一樣。

符芷明明在轉着筆,眼睛卻盯着前面的椅背發獃,不知道在想着什麼——自從她回來以後就這樣一直魂不守舍的。

臉色紅潤了一些,耳朵更是紅透。應該不是不舒服。

徐雁回好奇極了,但不敢問,時不時瞄兩眼符芷,觀察觀察她的神色,見還沒有回到現實的意思,便不管了,埋頭融入到班級的朗朗的背誦聲中。

符芷很喜歡香薰蠟燭,點着它睡眠才能稍微好轉一些。她閑的沒事,偶爾會拿着蠟燭把玩,把臉靠在燃燒火焰的上方,輕微的灼燒感會鋪滿半個臉頰。那時候臉上火熱的感覺,和現在的自己別無二致。

她清晰地知道自己不太冷靜。這是從未有過的。

好在周圍的人都帶着耳塞,捧着書大聲背誦,沉浸於文常折磨,沒太有人注意到她,除了她心細如髮的同桌。

符芷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企圖讓自己正常一點。

她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對那個,連五官都沒有看清楚的男生如此害羞。她可是能和大家做好兄弟的大姐,心如磐石這麼多年,對着來來往往的追求者一直不為所動,甚至不用看八字,都能預料到自己孤寡的一生。未來的規劃就是在鄉下買個小平房,老了以後種種田,養養狗,偶爾跳跳廣場舞,說不定和舞伴再來個夕陽戀。總結下來,就是這種萌動不該出現在這個年紀,至少是她沒有規划到過的,猝不及防。

小學課本上形容的,背爛了的,「小鹿亂撞的感覺」,莫名地飄到符芷的腦海里。她控制不住地抖了抖身子,聳聳肩,皺着眉,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偷偷目睹所有神情變化的徐雁回更好奇了。

她看着符芷極力調整,可結果卻是臉和耳朵愈發的紅,和昨天她在宿舍啃的紅富士大蘋果一個色。此時班級的背誦聲越來越弱,只剩零星幾個保持原本的音量。應該是要下課了。徐雁回也停下來,開始醞釀自己的問題。

如她所料,下課鈴響起來了,隨之班裡的背誦聲霎時間停止,像是早有預判。徐雁回迫不及待地轉身,鈴聲沒響完,就湊過來打聽。

今天鈴聲聲音格外大,彷彿要連早自習睡覺的同學一起吵醒。符芷看着徐雁回的嘴一張一合,努力辨認了半天,也不知道她在嘟囔什麼。唇語無能的她索性不費勁了,在曲調結束後乾脆地擺擺手,表示一個字沒聽懂,示意她再說一遍。

「你剛剛出去幹嘛了?」

徐雁回掐頭去尾,不再鋪墊,扒拉出最能表達她八卦核心思想的話,甩給符芷,然後趴在桌子上,仰頭等待着她的答案。

她微卷的長髮軟塌塌地落在符芷的書上,清晨的陽光下,本身偏紅的發色更深了一度,臉上細小的絨毛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白藕一樣的手臂搭在她的桌子上,胳膊底下壓了一根的自動鉛筆的頭,筆鉛戳出來了小塊灰色印記。大大的琥珀色眼睛清澈得像湖水,在裏面,符芷能看到自己的倒影。

她期待極了,眼裡閃爍的光,和很火的星星眼的特效別無二致。

儘管已經猜到她的問題,符芷還是下意識得耳朵似乎更紅了。她輕柔地抽出那根筆,言簡意賅地和她說了整個過程。

此時此刻的聽眾還有海菜包子大功臣孟凱。

被早自習鈴吵醒的人物之一,不久前抄完作業,並反覆背誦了題干答案,預防老陸一會的小測。背完後感覺萬事俱備,可以應對一切考試,甚至能成為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並且過成功的那匹幸運馬。

心裏把自己誇了半天,昨天做不出文常卷出走的信心已經回歸。而且比之前更膨脹,達到一種升華的效果。

孟凱心滿意足,秉持有借有還的優良品質,準備把符姐親賜的重要文件歸還,剛來到符芷這邊,好巧不巧,就聽到了這個故事的後半截。

孟凱福至心靈,不用問,直接就腦補出浪漫故事的前半截。總結一下就是鐵樹開花,千年一遇。

故事的男主角就格外吸引人。

「誰啊?」他和徐雁回異口同聲。

徐雁回更是激動地直接坐了起來,正正好好磕到了頭頂孟凱的下巴殼。

孟凱也顧不着疼了,捂着不說話,屏息看向故事的女主角。

「高高的,瘦瘦的,穿着衛衣。」符芷吞吞吐吐,努力回憶他的模樣,可惜只剩下這些殘存的印象。

吃瓜群眾立馬瀉下氣來。

單說這個標準,A市一高一抓一大把。

換句話說,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高瘦穿衛衣的男學生遍地都是。

「今天體檢的應該都是高二的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