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星雅霍景霖》[白星雅霍景霖] - 第5章 排擠

白珊珊剛舉起手,白若熙反應迅速的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緊接着又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到她的臉頰上。
「啪。」
「嘶」所有人倒抽一口氣,看着都覺得火辣辣的疼,全驚呆了。
白珊珊根本打不過白若熙,痛得她眼睛通紅,怒火中燒,恨不得吃了白若熙似的嘴臉。
白若熙眯着眸,一字一句怒斥:「你給我記住了,第一,我媽媽不是小三,她是在人家離婚多年後才認識我後爸的。第二,我媽媽不是殺人兇手,她是被陷害的。第三,喬玄碩以前不會這樣對我,他……」
說著,白若熙欲言又止,平靜下來的心又開始隱隱作痛,她何必要跟不相干的人解釋這些呢?
白珊珊深知自己瘦弱無力,根本打不過健康活力的白若熙,她甩手後退,很是不甘心地走到沙發坐下來,嘴裏呢喃詛咒着,眼神惡毒地射向白若熙。
白若熙愣住原地,心太累讓她茫然若失。
曾經,她的三哥也很疼愛她。
不知何時開始,他們的關係急速降溫,甚至到了冰點。
為了不打擾別人休息,白若熙沒有再拍門叫喊,一個人站在窗戶邊看海。
夜更深了。
所以人都睡了。
她蕭條孤寂的背影站在皎潔朦朧的夜色下,看滿天繁星,看漆黑海洋,聽風聽浪聽心裏那落寞的聲音。
她三歲的時候,母親就帶着她嫁入喬家。
從她有記憶開始,她就特別喜歡後爸的第三個兒子,那個性格孤僻,難以靠近的三哥。
他越討厭她,她就越想接近。
喬玄碩因為父母離異患有孤獨症,排擠所有人的靠近,可唯獨她曾經走入他的內心世界,那時候的她像個打不死的小強,化身牛皮糖天天粘着他。
每次見面,都不害臊地要抱抱。
吃他吃過的食物,用他用過的東西,穿他穿過的衣服,做他做過的事情,早已芳心暗許。
每天晚上偷偷溜進他的房間,鑽入他的被窩,抱着他睡覺,經常被醒來的三哥發現,但她還是不依不撓,把厚臉皮發揮得淋漓盡致。
他並沒有排擠她的靠近,雖然還是那麼的高冷,但至少她比其別人要特殊了。
她小時候鬧着把姓氏改為喬,這樣跟三哥更加親密。
她還鬧過長大後要做三哥的新娘子,被母親狠狠地揍了一頓,之後再也不敢提。
那是一段特別美好的童年回憶,她以為三哥是喜歡她的,即便不是愛也沒有關係。
可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那個男人如此討厭她。
他十年的軍旅生涯,她也回到白家跟父親居住,兩人能見面的次數寥寥無幾。
他不再是曾經的三哥,她也不再是那個無所忌憚又厚臉皮的白若熙了。
天亮後,船也靠岸。
**早已經接到通知,警車列隊在岸上等着,男男女女總共十幾人,一下船就被扣上手銬,推入警車。
而白若熙則是一個人獨自被押走。
去了一趟醫院,被強製做了全身檢查,然後押回**局錄口供,跟她現象中不一樣的是她並沒有被關押,**錄完口供就放她回家了。

白家!
一套位於高檔小區的商品房。
白若熙現在居住的家,屬於小康家庭,父親和後媽開食品廠,生活還算過得去。
白若熙剛踏進家門,還沒有來得及開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