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域蒼穹》[傲域蒼穹] - 第3章 魔化

聖域深處,一所普通茅屋內。

一位老人坐在上首,梅師站在旁邊。

老人一身灰色麻衣,一雙黑色布鞋,發須皆白,頭髮用一根黑色檀木簪束起。

遠看就像個普通農家老人一般,臉上卻無一絲皺紋,神采奕奕。

「大長老,明日晨時,宗域中的十八門宗派便會到達『接引台』。」梅師拱手道。

「這一次的少年天賦果然很好,一如往常即可!」老人捋了捋鬍鬚,臉上滿是讚許之色。

「大長老,這些少年的天賦是一方面,他們修行速度如此之快很大一部分原因跟唐栩有關。」

梅師苦笑。

誰能想到這次的聖童中會有這樣的一個「奇葩」。

要是讓宗域中的那些宗派知道,不知他們該怎麼想。

想到唐栩為了觀察別人修行時使用的手段,他都為那些聖童叫苦。

一個納氣入體都不能做到的人竟然要指點別人修行,不可謂不滑稽。

起初還有人反抗過,奈何很多人都打不過他一個。

不過,想看別人修行就看吧,他偏不。

一會兒說別人姿勢擺的不對。

一會兒說別人心神不夠安定。

一會兒說別人不夠用心,反正總有理由。

被他逮到的人無不飽受他的摧殘。

到末了他把人放走時還總要來上一句:「就你們這體質也能當聖童,一點兒用也沒有!」

第二天就會換一些人,然後再重複同一場景。

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其他聖童都會輪流遭到他的毒手。

老人跟着苦笑兩聲,這樣的聖童確實有些另類。

他還記得,五年前,這個少年溜進了自己的院子。

自己只不過是見他無法修行,隨意傳授了一些種植靈藥心得和粗淺的神識修鍊法門。

想不到僅僅幾天的傳授,這少年就能獨自種出靈藥。

甚至開闢出葯園,短短几年,更是把三階靈藥都種了出來。

「今天月半了吧。」老人嘆了口氣。

「大長老不用擔心,蘭師已經做好了準備,只是關於唐栩不知如何處置,歷年來,還從沒有這樣的先例。」

沒想到過有一天他會因為聖童如何處置而為難。

「聖童接引完後,送回他來的地方吧。」

「是!」梅師說完後退出了房間。

玄陽山。

山頂懸崖邊,唐栩戴着斗笠,倚着一塊兒青石坐在地上,目視西方。

夜色降臨,一個白色身影從遠處飄來。

四周立時寂靜無聲。

這是一個女子,樣貌約莫三十餘歲,容色清秀,寬鬆的白袍也遮擋不住婀娜的身形。

白袍上有一些用黑線綉成的蘭花紋。

「蘭姨,麻煩您了!」唐栩站起來躬腰行禮。

「無妨。」蘭師揮揮手,眉宇間略帶幾分愁色。

「今晚的月陰之力奇異的有些強大,這『玄陽玉心』等下你揣在胸前,能為你阻擋幾分。」

「多謝蘭姨。」

雙手接過,唐栩便感到從石頭中湧出的絲絲暖意。

相較於夜晚的清冷,更加明顯。

他摘下斗笠放在一旁,滿頭白髮下,露出一幅清俊面容。

順手把玄陽玉心揣進衣服里,嬉笑兩聲:「蘭姨,說不定今天再來個『天狗吃月』呢。」

「你呀。」蘭師輕笑一聲,眼神中透出一絲惋惜。

多年來,每月一次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