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殺戮:奴隸時代》[暗黑殺戮:奴隸時代] - 第6章 赤圖(2)

迎!」

談得起勁,話越說越投機。但是赤圖沒有什麼不安,那種東西早就消失了,一切都歸功於朋友阿諾。

—————————————–

幾天一起走的旅行也快結束了。明天中午會到達國都流雲城。

今晚,赤圖帶着些許寂寞的心情。

「我要稍微離開一下。」

「你要去哪裡? ”

阿諾慢慢地站起來:「這是徐霞客的記載,在那片森林的某棵樹下,好像埋着盜賊的寶物。據說那個盜賊已經在其他國家被處刑了,只剩下寶物了。」

眼睛閃閃發光的赤圖說:「我可以一起去嗎?」

「嗯! ”對於赤圖的要求,阿諾微笑地答應了。

離開道路,到達森林的兩個人。當然這裡沒有行人,只有黑暗支配着這個地方。

「就是這裡啊。必須要挖開地面,所以請等我會。」阿諾拿出挖掘工具,把它頂在地上。嘩啦嘩啦,嘩啦嘩啦,潮濕的大地,泥土很鬆軟,挖起來並沒有那麼費勁。

「嗯,挖掘很累吧。」看起來很累的阿諾。赤圖站了起來:「我也來幫忙吧,阿諾。 ”

「謝謝。我們輪流挖吧。」

開始挖了,赤圖挖得驚人熟練。

「因為從小就在山上玩。我很擅長這樣挖掘。」以驚人的速度挖掘的赤圖,阿諾反而變得手忙腳亂。

「對了,赤圖,行李一直放在篝火邊上嗎?」阿諾問。

「呵呵、、、、、、不,我把重要的東西帶到這裡來了? ”

「呵呵,什麼是重要的東西?」

「錢就不用說了,還有父親給我做的劍,還有身份證啊。走遍天下,有那三樣就可以了。 ”

「哦,那個鐵匠王朝,盈民國人鍛造的劍,我能看一下嗎?」

「沒關係,不過這個要挖到哪裡?」

「還差一點呢。」

阿諾在尋找行李,發現了劍。然後發現旁邊的羊皮紙證件,阿諾的嘴角上揚。

「咦,咦,還沒好嗎? ”赤圖好像有些心急。

「還沒有呢。哦,真是一把很鋒利的,非常漂亮的寶劍。」

閃耀的白刃劍,如果想在朝雲國想得到這個,到底需要多少錢?連貴族都拿不起這麼好的寶劍。阿諾被寶劍美麗兼具堅韌的外形所吸引。

「是啊!我父親的劍術不太靈光,但鍛造劍的技術是一流的、、、、、、可是現在還沒有寶物呀?已經挖了很深了。說不定是在別的地方吧?」

不斷挖下去,一個人能進去的洞挖好了,寶物還沒有出現。

「不,在那裡應該沒錯。一定馬上就到了,堅持下。」

「是嗎?人挖過的地方,應該更容易挖。對不起,阿諾,我有點累了。可以換班嗎?」

赤圖向背後的阿諾打招呼。

「嗯,知道了。我來代替你。」

「從現在開始,一直、、、、、、」赤圖回頭想把挖掘工具交給他——

赤圖的腹部閃耀着美麗的白光。自己的父親精心製作的絕品寶劍,它貫穿赤圖,赤圖無法理解,這劍給自己帶來的災難。

「為什麼? ”赤圖跌跌撞撞。血從劍上滑落下來。

「為什麼阿諾要殺我!?」

被刺傷後,赤圖仍然無法相信。他還以為是朋友呢。他相信他交到了好朋友。他確信今後會有輝煌的未來,在等着兩個人。

「什麼,阿諾?首先,我不是阿諾。」自稱阿諾的青年,摘下了頭上的印花大手帕。輕輕蔓延的沙沙的白髮,被月光反射而閃耀的銀光,平時可能會覺得很美。但是,現在只浮現出恐怖,加上那個男人冷血、惡魔般的表情、眼神——

「我的名字是赤圖。是你送給我的。高興吧,你的名字在這個世界上響起來,你的名字會走向朝雲國的塔尖,武功也會不斷提高的。所以,去死吧。」

白髮蒼蒼的男子,又向赤圖刺了一劍。為了保護赤圖而被鍛造的寶劍,輕易地貫穿了赤圖的胸膛,鮮血飛濺。

「啊,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們是朋友!是嗎?原來、、、一切都是騙人的、、、喔喔喔! ”

嗚咽的赤圖,但是那個聲音誰也聽不到了。沒有人煙這片森林裏,而且離道路也很遠。赤圖的哀嘆嗚咽,無人聽見。

眼前的男人也——

「朋友,我們是朋友嗎、、、、、、」赤圖的眼睛,絕望地睜開着。

「在得天獨厚的環境中,被愛着長大,這是顯而易見的。有家人,也有未婚妻。這樣的奢侈,那樣的幸福,『我們』是不可能原諒的吧!」

白髮更加閃耀。赤圖的鮮血飛舞。赤圖的哀嚎尖叫聲,也不會影響眼前的男人分毫。善良的心,在五年前就破碎了。

「應該珍惜幸福!在這樣的地方,不應該以更高的目標為目標!走錯道路的你,不管怎麼說,都會在某個地方死去。所以你要感謝我,按照你的願望,讓你的名字在這個世界上轟鳴!」

赤圖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起來,血從傷口源源不斷地流出,生命在凋零,和阿諾的友情,對未來的信念,崩潰了。

「啊,順便告訴你。徐霞客的故事,都是書的寫的,阿諾是賣那本書的店主的名字,還有——」

白髮惡魔踢飛了赤圖,赤圖掉進新挖的「坑洞」。

「那裡是你的墓穴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赤圖已經喪失了人間的記憶,幸福的故鄉的記憶,與未婚妻的回憶,和家人的家常對話。兄弟的、妹妹們的、群山的記憶——

「哎呀,脖子露出來了,赤圖。」

劍刃斬斷了赤圖的脖子,彷彿要斬斷和他羈絆一樣。

「再見,赤圖,我很感謝你喔。 ”

滾動的頭顱,已經是無言的遺骸。抓住紅色的頭髮,男人把頭顱扔進了坑洞里。

「啊,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斬斷了。真是一把好劍呢?」

回到自己國家的男人,深切地體會到了切斷人的生命的感覺。

「沒關係的,姐姐,別擔心。我自己也很吃驚。第一次親手殺人,我還以為會更加心痛呢、、、、、、嗯,沒什麼。」

表情坦然的男人,看上去還是什麼東西,壞了似的。

把散落在洞周邊的「赤圖」碎片,撿起來扔進洞里。在消除了所有的痕迹之後,它長得很大。

「算了。從這裡開始,就是正式鬥爭了。我在那個國家能不能成功,這是關係到一世一代的大鬥爭。趕緊把這傢伙埋了吧。」

開始往洞里撒土。那張臉上沒有表情。

只有一個白髮蒼蒼的男人,阿布開始了復仇事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