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殺戮:奴隸時代》[暗黑殺戮:奴隸時代] - 第6章 赤圖

「呵呵,真是的,話說得很慷慨激昂,結果就是滿身臭氣,心情還真心不爽。」

越過糞尿之海,穿過下水道,逃出國都的阿布。走到離國都很遠的森林,發現了泉水。終於可以洗乾淨身體和衣服了。現在鼻子麻痹了,是身體的防衛功能嗎。

「再也不能通過下水道了,真是腦子壞特了。」

滿是臭味的下水道,如果不是親身經歷,誰都無法理解。阿布怎麼洗,都不覺得臭味會洗得掉。實際上衣服已經到了最好扔掉的水平。

「那麼,先從小販那裡買衣服,然後呢?」

緊張的思考。只是前面沒有想得那麼細。不確定因素很大,也有第一次出現的國都外側,根本沒有想那麼長遠的事。

「我有了生存的基礎,現學現賣書本獲得的知識好了。」

為了這五年。阿布做了力所能及的準備。只剩下,按部就班實行計划了。

「姐姐,我們的旅程開始了。」

阿布從泉水中爬上來,換上了準備好的旅行裝束。但是——

「好臭啊。」

再也不會下去下水道了,阿布下定決心。

—————————————–

「身高不行,那邊是體型不對。那是年齡太大了嗎?」

阿布在一條街道的路邊休息。離國都稍遠的這裡,是連接國都和其他地方的道路交匯點。在那之前稍微休息一下,假裝在觀察。

他現在的衣服是中途從小販那裡買的。一身臭氣靠近小販時候,小販臉色雖然有點難看,但是即使是臭硬幣的錢也是錢。小販一臉厭惡,最後還是把衣服賣給了阿布。

「怎麼還沒合適的。在這裡不能慌張,但如果總是偏離計劃的話,可能需要稍微修正一下獵物的方向。」阿布有些沒那麼自信地表情。

「沒什麼,只有這個、、、、、、嗯?」

在阿布的視線的前方,有個人物映入眼帘。

「身高、體型、年齡,條件都很完美。之後就看出身國家了嗎?這樣就忘了是第幾個人了,選擇對了嗎?」

阿布抬起腰,開始走在視線相對的人物後面。

—————————————–

「你好,初次見面。可以烤下火嗎?」

突然被搭話的青年,用吃驚的眼神看着對方。但是他似乎沒能聽清楚,自顧自介紹起自己來:「啊、、、我、、、我、、、赤、、、圖、、、真榮幸。」

「嗯,你是來自哪裡?」面對面的男人,為了表達清楚一點,慢慢地逐字逐字問話了。

「盈民國」被問到故鄉的名字,青年這樣回答,但是他不認為對方知道。果然,對面的男人似乎沒什麼反應,青年失望嘆息着——

「你從很遠的地方來的吧,歡迎來到朝雲國。」

「?」突然被對方用家鄉話交流,青年反而顯得很尷尬,有些不知所措。

「我喜歡旅行,基本上會一些各地語言。啊,剛才我跟你說,可以烤下火嗎?」

「請便。」

青年驚愕不已。從商業、工藝方面來說,盈民國已經領先了很多國家。但是與七國之一的朝雲國,是無法比較的小國。

連知道盈民國存在的事情,都令人吃驚,更別說有人居然會說盈民國方言了。

「啊,你和我差不多的年紀,就到這裡長途旅行,真厲害啊。」

「不,我這個算不了什麼。比起那個,你看起來和我同齡,竟然會說各地語言,還說得那麼好。我覺得你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盈民國青年謙遜起來。

「我覺得盈民國比你想像的還要有名,木造工藝品在我們貴族中也很受歡迎,關於藥草學,盈民國領先他國幾條街。在鐵匠領域,被認為是製作出無與倫比的寶劍。真是個了不起的國家。」

對微笑着、溢美之詞不斷的男人,青年似乎一點一點地解開了戒心。

「啊,說了那麼多,我還沒有自我介紹呢。我的名字是阿諾。你呢?」

「我是赤圖,請多關照,阿諾先生」

盈民國青年,赤圖完全放鬆了。阿諾這個男人有着不可思議的魅力。同樣的年齡,談吐也很大方。總之很合得來,赤圖開始這麼想了。

「阿諾先生,為什麼要旅行?」

「是啊。我想看看廣闊的世界,去旅行。只是不生病,吃得飽,便學着模仿了徐霞客,走遍名山大川,哈哈。」阿諾開懷笑起來。

「徐霞客?好厲害!能給我講個故事嗎!?」

對於赤圖的好奇,阿諾笑了笑。可能是有點害羞吧,赤圖突然臉色變紅了。

「沒關係,是啊。那是七王朝的流雲城、、、、、、」

徹夜暢談的兩個人。完全融洽的樣子,便一起結伴前往國都。

—————————————–

馬車在兩人的旁邊擦肩而過。突然赤圖看了看阿諾的頭:「對了,阿諾。為什麼你頭上包着印花大手帕?」

已經深入相交,兩人互相用好友般稱呼。

「白髮很多。不太好看。」

「年少白頭啊。在我的故鄉,據說年少白頭是健康的象徵。像我這樣的紅髮,也被稱為幸運兒。」

「哦,這是我第一次聽說。那麼,有機會去盈民國的時候,便把印花大手帕取下來吧。」

「你什麼時候想去,我便帶你去。」赤圖一臉誠懇。

「好呀,到時候請多關照」

這時赤圖是確信無疑,這次遠行到朝雲國國都,實不枉此行。他一定能做得很好,因為他交了這麼好的朋友。

「我們能成為朋友嗎?」

「我早已經是朋友了。」

聽了這話,赤圖滿臉笑容。

—————————————–

這個季節,夜晚還很冷。兩人生火禦寒。

「我有未婚妻,我想成為配得上她的男人,所以來到了這裡。我的夢想是,一定要飛黃騰達,錦衣寶駒威風凜凜地回到故鄉。」赤圖挑動着篝火開始講話:「她啊,說只想和強大的男人結婚。所以我決定去旅行了,但是她啊,在我去旅行之前就哭出來了。她希望我不要去了。隨便她吧,可是,知道被她喜歡,還是很開心吧。之後我遊歷各國,只為了提高武藝!」

「你所謂的未婚妻,家裡很富裕嗎?」

赤圖有點沉思:「嗯,我覺得還算富裕,但並不像七國王朝的貴族那樣,什麼都有。」

「我想去見識一下。」

「來吧!阿諾來的話,非常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