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殺戮:奴隸時代》[暗黑殺戮:奴隸時代] - 第2章 為了弟弟,木蘭賣了

阿布快速跑回家。懷裡抱着一個蘋果和一個雞蛋,趕往心愛的姐姐身邊。他心裏有着各種各樣的念頭:看到蘋果,姐姐會怎麼想呢?會高興嗎?還是會生氣呢?會不會擁抱我呢?

阿布臉上浮現出了笑容。他看到房子了,簡陋的房屋,滿是縫隙的小木屋。儘管又小又破,對阿布來說,這是世界上最幸福、最有價值的地方。

因為這是他的家。

「姐姐,我回來了!」阿布打開門。映入眼帘的是像黑曜石一樣美麗的長髮。只要能看見姐姐,阿布就覺得很幸福。

「今天有雞蛋,還有!蘋果哦。蘋果是烏雅給我的。」臉上滿是期待的阿布說。

姐姐慢慢地回頭,露出了微笑:「歡迎回來,我可愛的小英雄。」

那笑容也感染了阿布的喜悅。

「咦,今天的湯。」阿布看着擺滿飯菜的桌子,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他知道有兩個雞蛋做菜。饅頭也是寺廟領回來,都可以理解。但是湯不是平時的清水湯,而是放了很多料,是阿布沒見過的東西。

「今天花賣得很好,好不容易才能做了燉菜。以前媽媽也只做了一次,非常好吃。」

聽到姐姐木蘭的話,阿布露出了興奮雀躍的表情,但內心還留下了問號。為什麼是今天不一樣呢?今天又不是什麼紀念日,也不是什麼節日。

「肚子餓了吧」。木蘭微笑着,夾了菜放到阿布碗里。

「謝謝!姐姐!」

阿布狼吞虎咽地吃起來。帶點餿味的饅頭,蘸着燉菜吃的話,也是上天的味道。這麼好吃,阿布心裏卻有點不安。

「好吃嗎?好吃就多吃點。」

對於木蘭的溫柔話語,阿布默默吃菜,默默點頭。木蘭淡淡微笑着,笑意的背後有着不為人知的苦澀。只要是姐姐笑,阿布便已經心滿意足。

幸福的滿足感,其實很簡單。即使貧窮,即使不被當做人對待的奴隸,只要和姐姐在一起就可以了,其他什麼都不需要。阿布非常愛姐姐。而且同樣姐姐也是很愛阿布。

「阿布?」

「姐姐?」歪着頭的阿布。菜從嘴邊一下子漏了出來。阿布急忙擦了擦嘴巴。

「阿布,現在的工作辛苦嗎?」

姐姐突然提出了奇怪問題。阿布搖搖頭說:「沒什麼辛苦的,不會像以前那樣的地方,會無緣無故地被鞭打,也不會毫無緣由地挨罵了。」

對於阿布的回答,木蘭的表情變得暗淡。

阿布沒有說謊。他真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他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誰讓他天生是奴隸呢?

「如果阿布能從奴隸中解放出來,然後像平民一樣生活,好不好?」

阿布苦笑了起來:「不行,我沒錢贖身。工作了一輩子,但還是不夠。特別是我,即使是只在打短工的奴隸,也是賤民,所以不會成為平民的。」

從一開始就放棄的奢望,而且這也是理所當然的。這個國家,沒有成為奴隸後,還可以翻身的機制。像阿布這樣的孩子,一輩子只能當奴隸賤民。

「但是,如果真能贖身了呢?」

「我也不知道、、、、、、。」

阿布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為他想都不敢想,有一天能贖身,有一天能不再為奴,他沉默了起來,默默吃着碗里的燉菜。

如果這個時候,阿布把真正的想法說出來的話,未來也許會改變:只要和木蘭姐姐在一起的話,奴隸也好,平民也好,什麼都可以。只要他們在一起,其他都不重要。

這是他幸福人生的終點,他該知道的。

—————————————————

第二天,木蘭被一位貴族買走了。留下的只有夠阿布贖回奴隸身份的錢。

前幾天,在市場上初露風姿的木蘭,就早早被盯上了,雖然木蘭拒絕了幾次買身要求,但對不斷加碼的購買金,她最終還是點頭了。

一切都是為了讓阿布幸福——

阿布沒能阻止,木蘭姐姐就被強壯的男人帶走了。

阿布沒能對姐姐說:「不要丟下我,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阿布變成了孤身一人。以姐姐賣身錢,換來了「贖身奴隸」的身份和暫時的生活不困難。

——————————————————-

「好久不見,贖身奴隸——阿布。」

白勺盧和烏雅收工後去了阿布家。阿布沒有生氣,蔫了的茄子一般的表情,迎接他們。

「破破爛爛的,還是老樣子嗎?是該打掃一下了吧。」

白勺盧開始打掃房間。烏雅卻不動,她不太擅長做家務。在這一點上,白勺盧在某種程度上,算得上家居小能手,什麼都能做。

「接着,阿布。」烏雅想把蘋果交給阿布。

正在打掃的白勺盧,拍了一下正在接手的阿布的手:「沒有蘋果能給死魚吃。」

「我的蘋果。」阿布無力地看着滾落一旁的蘋果,不滿地咆哮了一句。

白勺盧無視這句話,瞪着阿布:「你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