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殺戮:奴隸時代》[暗黑殺戮:奴隸時代] - 第1章 奴隸少年----阿布(2)

一朵白色流雲。

「你為了這個、、、、、、應該很辛苦吧。」

「嗯。」

「這不該是你小小年紀該承擔的。」

說完之後,白勺盧把目光從阿布身上移開。

阿布歪着頭看着另一個方向。

「太晚了,人差不多該到了。」阿布東張西望。但是看不到人影。

「嗯。」

阿布的頭上撞了一塊小石頭,像指尖那麼大的石頭。比起疼痛,阿布表現出了非常開心。看向上方,站在石牆上的是一個人影。

「是烏雅嗎?你來得太晚了。」

被稱為烏雅的人,用缺乏感情的眼睛俯視着兩人。乍一看,是個膚色淺黑的少年,但可以明顯看出是個女子。

「對不起,有點費事,所以來晚了。」這樣說著,少女向兩人投擲了鮮紅的果子。

「啊,我去,是蘋果啊。」白勺盧伸手接住飛來的果子,對於奴隸來說,吃上一個蘋果是非常艱難。

狼吞虎咽吃蘋果的兩個人,斜着眼睛,看着彼此吃食進度,還有時不時瞟一眼和兩個人以同樣的速度啃吃蘋果的烏雅。

奴隸吃東西速度很快。

「哇,感覺像滿血復活了。謝謝你,烏雅。」當阿布表示感謝時,烏雅只是默默地點點頭,簡單回應的動作,即便如此冷淡,他們的關係還是有微妙之處。彼此認識交往時間並不是很長,只是他們覺得很合得來。

「偷盜也不輕鬆啊。雖然可以不花錢吃到蘋果,但是不是有點冒險了。」白勺盧表達了擔心。

「沒什麼問題,就是不能被抓到,被抓了,有可能會被打死。」烏雅說得很輕巧。

「那你小心點。」阿布說。

小偷是一種惡行。如果被抓的話,光賠償是不夠的。被毒打,被鞭笞,都是輕的。嚴重的會在臉上烙上「小偷」兩個字。只要活着,恥辱的符號,就永遠不會消失。

「放心,我可是專業的。」烏雅有些裝酷。

烏雅也不是這個國家的人。雖然出生在這個國家,但父母是從遙遠的東方來的,屬於小偷一族,他們非法入境這個國家,生下了烏雅。也就是說這個國家不承認烏雅的存在,沒有戶籍和身份。所以烏雅沒有地位,甚至連奴隸都不如的存在。即使被人殺了,也和碾死一隻蟲子、殺死一頭畜生沒有兩樣。

「我這個年紀就是小偷行會的一員,和那些小偷可不一樣。」烏雅自豪地挺起胸膛。即使是小偷,也有攀比的虛榮心。

小偷行會是這個國家的黑暗行業之一。置身於其中的人,從事偷竊,謀殺,間諜和暗殺方面的工作。這是專門為特權階級服務的專業黑色集團,所有骯髒、見不得光的勾當,都要靠他們完成。加入小偷行會,會得到行會的庇護,會有各種各樣的優惠,這是加入的好處。不過,同時也需要相應的上繳金。烏雅一家是要上交三人份例金的。

「托你的福,我們能吃到清甜蘋果。」阿布再次表達感謝

「別婆婆媽媽客氣了!」烏雅深感啰嗦。

「好吃!」白勺盧讚歎。

三個人並排坐在牆上。意外地能看到美麗的景色,閑聊起來。

「哇!能一邊吃蘋果,一邊眺望遠方的景色,真是太棒了。」白勺盧興奮起來。

「看,那裡就是王宮啊。聽說那裡的人可以隨便吃蘋果。燉菜什麼的,也用木桶裝得滿滿的啊。」阿布有些羨慕。

「你不會想在酒桶里吃菜吧。那種高牆碉樓,我可進不去。我最討厭那裡高高的圍牆,守衛森嚴的衛兵,去看看熱鬧都不行。」烏雅明顯不喜歡王宮。

「嗯,我喜歡那裡。」阿布的眼睛,被王宮及其周邊美麗的景色吸引。白勺盧張着大嘴咀嚼蘋果,偶爾像阿布那樣,羨慕地眺望着那邊。

最近,天氣熱得厲害,太陽底下工作是在死亡線上徘徊,特別是有好幾個奴隸已經熱死了。

白勺盧第一個吃完蘋果,坐在石牆後面涼爽的地面上。僅僅幾秒後,阿布和烏雅也吃完了手裡的蘋果。

「等一會,工作結束的時候,把木蘭姐姐的份兒也交給你帶回去。當作上次的幫忙謝禮。」

「姐姐也有一份?謝謝你,烏雅!」阿布滿臉笑容。比拿到自己的那份兒更高興。

白勺盧嘆了口氣,烏雅——還是面無表情。

「嗨,阿布的姐姐真漂亮。」白勺盧盯着阿布看:「因為長得很像、、、、、、所以你缺乏點男子氣概。」

阿布,有點中性的容貌,頭髮有點乾燥,這是飲食、生活都很惡劣的原因。比起烏雅,阿布顯得更白一些,畢竟是個正兒八經的男人,跟一個姑娘比較似乎有些不妥。

「瞎說什麼呢。我會保護姐姐的。不要讓像你這樣的壞胚靠近!」阿布有些生氣白勺盧的胡說。

「你小子敢向我發脾氣,真是有膽量啊。」

為了保障自己是孩子王的地位,白勺盧騎到了阿布身上,一瞬間拉着阿布的臉頰。看到被拉出來的那個鬼臉,一瞬間烏雅笑了出來。

這個地方是他們的秘密基地,誰都不知道。

「看,誰來保護誰?」白勺盧挑釁說道。

「真討厭!」

「哎呀,光靠嘴是不能獨當一面的。」白勺盧放開手指,阿布的臉頰恢復了原狀,只剩下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

「鐺!鐺!鐺!」從工地那邊傳來了鐘聲。這是宣告休息結束的鐘聲,也是宣告艱苦勞動開始的鐘聲。

白勺盧和阿布都露出不高興的表情站了起來。

「哎呀,時間到了。那麼,烏雅。我們要回去幹活了。」

「你們快走吧,回去晚了,會挨鞭子的。那麼,我們待會兒見。」

「明白了。」

兩個人跑去了工地,另一個人也消失在街道口。在僻靜的小巷裡,只留下蘋果種子。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