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冬夜之後》[愛在冬夜之後] - 第五章 你死了,我就讓你的父母陪葬

  南雪羽像是做了一晚噩夢,她垂眸,身上還殘留着被男人瘋狂折磨留下的痕迹,皮膚的淤青曖昧至極,環顧四周,卻身在別墅里狹窄陰暗的雜物間。
  思緒中房門被打開,夏溪手端着熱氣騰騰的牛奶俯身蹲在南雪羽身前,嘴角微微上揚:「南姐姐,昨日伺候言哥哥辛苦了,喝杯牛奶暖暖身子。」
  南雪羽抬眸對視上她嫉妒的雙目,心裏一顫。
  夏溪的話證實了昨晚真真實實的存在,他們之間發生了第一次關係,可事後他依然將她丟棄在這破亂的雜物間。
  夏溪見她不接,直接將手中滾燙的牛奶摔在地上,玻璃杯的碎片砸在南雪羽的腳邊。
  「南姐姐怎麼那麼不小心,看來只能喝浴缸里的水了。」夏溪甜美的臉頓時變得醜陋無比,她凶神惡煞的一手抓住南雪羽長發,把她拖到浴室,打開水龍頭,摁住她纖瘦的肩膀,把頭直接往浴缸冰冷的水中浸,「叫你勾引言哥哥,狐狸精!賤人……」
  南雪羽奮力抵抗,冰冷的水寒的刺骨,額骨處被壓的緊貼在浴缸壁面,窒息使她恐懼無比,兩隻手在慌亂中不斷摸索,慌忙中不知抓住了什麼,她反手刺向夏溪。
  「啊!」夏溪慘叫一聲鬆開了她。
  「咳咳咳……」南雪羽重獲自由後,不斷喘氣。
  「我的臉,我殺了你!!!」夏溪手觸碰到臉上的傷口,鮮血順着三公分長的傷口越流越多。
  「夏溪,你瘋了!」南雪羽急忙閃躲,剛逃離狹窄的浴室,雙腿就被夏溪抓住,無法動彈。
  突然,夏溪好像聽到了什麼,神色一轉,立馬撿起地上的玻璃碎片塞進南雪羽的手中,可憐兮兮地哭訴道,「南姐姐,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
  門在這個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