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皇帝相公》[愛上皇帝相公] - 第2章 穿越到古代

在一個漆黑的地下倉庫,三名身穿黑色長衣外套的女人站在一名男人的面前,眼神犀利如同野狼一樣,模樣卻是難得的美人胚子,令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兩眼,男人的眼神中卻沒有那樣的感情,反而是用冷厲的眼神看着她們。

「現在主人的已經下了命令,要焦華的命,他七天之後有一個記者招待會,是下手的最好機會,你們三個最好好的準備一下,千萬不要讓主人失望,否則你們都會小命不保。」

男人對着她們開了口,李依雪抬起了頭來凝望着眼前的男人,對他充滿了敬畏,因為這麼多年來都是這個男人培養她們,讓她們從無父無母的孤兒,變成了現在的冷血殺手,雖然是在槍傷舔血,卻還算是過得逍遙自在,只是沒有了自己得人生而已。

「錢叔,主人為什麼要焦華的命?他不是一個慈善的企業家嗎?什麼地方得罪了主人?」

剎那間,李依雪身旁的女人站了出來,露出了懷疑的神色,男人用冷厲的眼神投向了她的臉上,宣洩了心中的怒火,雙手已經握成了拳頭。

「不該你問的事情不要過問,否則你的小命也不保了。」

這一刻,周圍的氣息已經冷寂了下來,李依雪和身年紀較大的女人都看向了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把視線轉向了她,用眼神告訴她不要再胡言亂語,以免熱禍上身,李依雪的臉色已經變得難看了起來。

「錢叔,我們一定會好好的準備的。」

李依雪低垂着頭對着男人開了口,男人看了她一眼,馬上離開了倉庫了,她們三個人已經目送男人離開的背影,支華容和藤靜走到了李依雪的面前,神色凝重的看着她,這一次又是她們三個人一起面對這一次的挑戰了。

「依雪,我們這一次一定也可以化險為夷的。」

藤靜伸出了自己的手,開始鼓勵眼前的好姐妹,李依雪和支華容伸出了手,三隻手已經重疊在了一起,她們對對方沒有任何的懷疑,她們要共同進退,任何人都不能分離他們。

西餐廳

「歡迎光臨。」

服務生看到她們三個人來到了餐廳,馬上走到了他們的面前想要招呼她們,李依雪一身水綠色的長裙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她的出現立刻讓周圍的一切都燃起了火焰。

「給我們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們不喜歡有人打擾,可以嗎?」

李依雪看到從遠處投射而來的目光,臉色已經暗沉了下來,馬上對着服務生開了口,服務生微微的頷首,轉身朝着遠處走去,她們三個人跟着服務生走進了一個小包間,李依雪拿出了一張鈔票當做小費遞給了她。

「我們要三客商務套餐。」

「還需要其它什麼嗎?」

李依雪對着他開了口,服務生立刻記錄下了她們的餐點,支華容搖了搖頭,服務生已經轉身離開了包間,藤靜的視線已經落在了她們兩個的身上,拿出了一份商場的地形圖。

「明天焦華會出現在這裡,這是你們的位置,我就在這裡,希望明天不會出任何的意外,否則我們的計劃就一定會失敗的。」

李依雪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在了桌面上,她們兩個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三個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她們三個人從第一次開始出任務開始,已經是同一條陣線上的,現在也不例外,他們都是同一條陣線上的人。

翌日,焦華的新聞發佈會上來了很多的記者和市民,李依雪在二樓的三個地點匿藏,看到焦華出現在了台上,李依雪立刻拿出了槍瞄準了焦華,有一道聲音從她的身後響了起來,阻止了李依雪開槍。

「住手!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槍殺焦老闆!」

李依雪馬上拿着手裡的槍,朝着安全通道跑去,她的臉上露出了驚慌失措的神情,害怕被人抓住。

**朝着她的背影追去,希望可以馬上追到李依雪,李依雪跑到了三樓,沒有辦法只能跑上頂樓,希望可以接住相接的大樓離開這裡,**追到了頂樓已經開始起喘吁吁的叫了起來。

「站住!如果你繼續朝着前面跑去,我馬上就要開槍了,到時候你可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對着李依雪的背影大聲的叫了起來,李依雪的臉上盛滿了怒火,站在高處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希望自己可以成功的跳躍過去,才剛剛踏步已經中了一槍。

「啊……」

眼前一片迷茫,她彷彿進入了一個時光隧道,整個人重力的跌落了一處草地上,周圍有花有草,她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地方,立刻用驚恐的眼神看着周圍。

「這裡是什麼地方?」

呢喃的聲音在這一刻響了起來,李依雪的眼前一片混沌,喃喃的聲音從她的口中傳了出來,她整個人陷入了疑惑當中,一名身穿碎布花色的女子走到了她的面前,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

「小姐,您為什麼坐在地上啊?小心有蛇蟲鼠蟻。」

女子對着她開了口,李依雪卻用狐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女子,她開始懷疑她的真正身份。

「你到底是誰?什麼小姐?你叫誰小姐?」

疑惑的聲音從她的口中傳了出來,女子的臉上寫滿了疑惑,她用懷疑的眼神看着李依雪,下意識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緊緊的握住了李依雪的小手。

「小姐,老爺只是罵了您而已,您用不着這樣啊。」

「老爺?老爺是誰?」

李依雪聽到她的話,越來越覺得奇怪,她忍不住蹙緊了自己的眉頭來,用懷疑的眼神看着女子,女子突然伸出了手,貼在了她的額頭上,擔心李依雪發生了什麼意外。

「你幹什麼?放開我!」

被陌生人碰觸,李依雪的臉上盛滿了怒火,一拳打在了女子的身上,她馬上倒在了地上,臉色蒼白的看着李依雪。

「小姐,您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湖兒,湖兒做錯了什麼事嗎?」

疼痛的感覺讓眼淚從她的眼角滑落了下來,李依雪尷尬的收起了自己手,抿着唇瓣走到了湖兒的面前。

「你還好嗎?你真的沒有騙我?我是你家的小姐?」

李依雪挑起了眉頭來,用異樣的眼神看着湖兒,湖兒微微的頷首,李依雪的臉色已經變得難看了起來。

一名衙差突然來到了他們的面前,李依雪立刻把視線轉向了衙差,用懷疑的眼神凝望着衙差,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你又是誰?」

「小姐,大人突然被人襲擊,現在正在衙門修養,您還是先回去看一看吧。」

聞言,李依雪馬上把視線轉向了一旁的湖兒,湖兒微微的頷首,她立刻跟着衙差立刻朝着遠處走去,腦海里一片混沌了起來,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她還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繼續生存下去。

「湖兒,小姐這是怎麼了?好像誰都不認識一樣?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衙差突然把視線轉向了湖兒,問出了心中的疑惑,湖兒用怒瞪的眼神看着衙差,主子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他來管了,簡直是忤逆犯上。

「你自己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小姐的事情你過問那麼多,也不害怕小姐找你算賬嗎?」

盛怒的火焰在這一刻響徹了起來,衙差的臉色已經變得難看了起來,衙差用懷疑的眼神看着湖兒和李依雪,好奇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衙門

李依雪回到了衙門口,站在衙門門口看守的衙差一看到了她回來,馬上跪在了李依雪的面前,向李依雪請安,李依雪用冷漠的眼神看向了衙差,大步的走進了衙門裡。

在現代她是一個沒人要的孤兒,要淪落到做一名殺手,在古代確是縣令的女兒,被人前呼後應,這是老天爺給自己的恩賜還是懲罰?在一個自己根本不熟悉的年代。

「小姐您怎麼了?您走進衙門臉色就開始不對勁了。」

湖兒跟在她的身後,就已經發現了李依雪的不一樣,於是忍不住看着她的背影詢問出了聲,李依雪看了她遺言繼續朝着衙門內走去。

霎那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李依雪的不一樣,感覺到她根本就不是她們的小姐,前行舉止相差太遠了。

「湖兒,小姐真的很不對勁,是不是要請郎中來看一看了,萬一出了什麼問題,怎麼跟大人解釋啊?」

一旁的衙差對着湖兒開了口,湖兒白了他一眼,繼續朝着後衙走去,也開始擔憂了起來,開始懷疑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突然之間彷彿什麼都不記得了呢?

「湖兒。」

突然之間,李依雪停下了自己的腳步,馬上轉過了頭凝望着湖兒,湖兒立刻走到了她的面前,李依雪的臉上寫上了為難的神色。

「小姐,您有什麼吩咐嗎?」

「湖兒,往爹的房間是哪邊?我怎麼看路都差不多?」

李依雪問出了心中的問題,湖兒詫異的看着她,立刻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向了眼前的路,李依雪馬上朝着前方走去,湖兒久久的站在了原地,越來越認同衙差的話。

小姐已經越來越不像自己了,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難道出現了什麼問題嗎?

「大人,小姐很快就回來了,您還是好好的休息,免得小姐回來又要責怪屬下了。」

師爺拿走了林海手中拿走了公文,林海的臉色陰沉了下來,用慍怒的眼神看着師爺,師爺的嘆息了一聲,對着林海開了口,勸慰他不要再這麼操勞下去了。

「大人,您已經病重了,繼續這樣勞累下去一定會影響到身體,您鑰匙走了,會令甘陽縣又失去一個好官,百姓更加苦不堪言。」

師爺的話令林海忍不住嘆息了一聲,這件事也是他最擔心的,現在他病重,又沒有兒子幫他的忙,不知道上面會怎麼對付甘陽縣,會不會找一個貪官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