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局秘聞》[749局秘聞] - 第二章佛像

這世界上有千百種各式各樣的死法,可你知道最恐怖的死法是哪一種嗎?

我知道……

因為此時此刻,我就親眼見識到了。

咕嚕嚕……

一個黑影滾到了我的腳下,雖然此刻周圍的燈光昏暗陰森,我卻依然能清楚的看到那是什麼。

那是我的同事姜開的腦袋……

就在幾個小時之前,這個來自東北的大漢還跟我談笑風生,約定了回去之後一定要去我們倆常去的那家燒烤攤好好搓上一頓。可是現在,他滿目驚恐的頭顱卻滾到了我的腳下,在地上留下了一道被鮮血澆染成的紅飄帶。

看着姜開張大着嘴,死不瞑目的面容,我先是覺得脖子後面涼風嗖嗖直冒,腦門上也見了汗,緊接着,一陣反胃噁心的感覺便從胃裡直衝嗓子眼。

然而這個時候,那種感覺卻一下子堵在了脖子里,我想要挪動一下步子,身體也根本無法動彈。

我看到,就在我面前幾米的地方,那個殺了姜開的黑影,已經轉過了身,在黑暗中注視着我……

難道說,下一個就要輪到我了?

如果早知道這樣,當初我就不應該加入這次香港之行!

現在,一切都已經遲了。

胡思亂想之中,我的思緒回到了三天前,這一切的開端……

……

我姓林,名四九,今年剛過二十一,在東海一家中外合資的知名拍賣行打拚。

在拍賣行上班,聽起來是不是很上檔次?

可實際上,我只不過是拍賣行下屬保安隊里的一名小保安。日常的工作就是看管拍賣行準備拍賣的拍品,或者是臨時擔任一下拍品的押運護送工作。

按照拍賣行的手續,在接受委託之前,必須先確認拍品的真偽,畢竟這關係到拍賣行的聲譽。如果拍品確認是真貨,那接下來就是將拍品從委託人手中送到拍賣行來進行拍賣。

而拍品在送到拍賣行的這一段護送工作,也分兩種,一種是由客戶自己送到拍賣行來,另一種則是我們拍賣行自己出人護送,當然也要收取一定的費用。

我偶爾要客串的押運工作,便是後面這一種。

那天,保安隊的隊長王大全忽然找上了我,說是拍賣行又接到了一個大委託,說是有一件價值連城的拍品要送到我們這來拍賣。對方指定由我們拍賣行來負責押運,因此要找幾個人去一次香港,問我要不要去?

因為是替公司一起去之行任務,因此如果去的話,那麼機票和食宿都是公司負責。

雖然因為是去公幹,可能到香港的當天就要返回,但對於我這每天都窩在拍賣行的小保安來說,能白白坐一次飛機,看看香港的風景,已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好事了。我自然一口答應了下來。

臨出發前,王大全把這次要去香港的保安隊員都叫到了一塊,交代了這次行動的部署和目標。

王大全給每個人發了一張照片,照片里的是個一人多高的佛像。

「這次我們要去領取的拍品是一尊明末清初的佛像。按照老規矩,拍賣行要有人去鑒定一下這尊佛像的真偽,這次去的人是雷經理,他一旦確認佛像是真品之後,我們便要立刻將它送回東海來。」

雷經理?

我愣了一下,王大全提到的雷經理,就是我們拍賣行的大老闆,也就是我頂頭上司的上司。那樣一個大人物,怎麼會親自去做拍品鑒定這種小事?

我猶豫了一下,覺得不該問的就別問,便低頭看起了照片。

照片上是一尊立式佛像,外表看起來與我過去見過的那些明代佛像相比寒酸了不少。我記得以前拍賣行也拍賣過幾尊明代的佛像,那些佛像無一例外,在表面都使用了鎏金工藝。可是照片上的這一尊佛像,表面卻是烏青,看起來就是一普普通通的銅鑄佛像。而且這佛像似乎已經有了破損,原本眼珠子的部位上,只剩下一對烏黑的大窟窿。

我不禁問道:「王隊,你確定是這佛像嗎?竟然還是一個瞎子佛像!」

「亂說什麼呢?什麼瞎子佛像的,那是這尊佛像的佛眼遺失了!聽說當初這佛像遺落到海外的時候,佛像的佛眼卻落在了國內,隨後輾轉這麼多年,現在就落在我們雷經理手上。這一次雷經理去香港,會帶上那對佛眼來確認佛像的真偽,所以我們這次的行動,除了要去香港運回寶物外,還要確保雷經理身上的佛眼萬無一失。」

難怪,這下我就明白了,感情這拍品和雷經理還有一點淵源,怪不得這次的委託他也會親自出馬。

王大全說完後,就開始分配任務。

我的這位王隊長,今年已經近五十歲了。不過別看他年級大,好像已經有些不適合保安的工作了。可他在來拍賣行之前,曾經是部隊中的特種兵,是雷經理在他退役之後花了大價錢才請來,因此排兵布陣起來說的是頭頭是道,沒一會兒就把所有人的任務分配完畢。

這次和雷經理去香港的保安隊隊員一共有八人,除了王隊和另外一個老資格的隊員需要貼身保護雷經理外,我和另外六個人則只需要在確認佛像之後,將佛像平安無事的運回來就行了。

長這麼大,這還是我第一次坐飛機。

雖然不能和王隊那樣,與雷經理一起坐在頭等艙,但是對於我來說,單單是坐飛機時的那種體驗,就已經足以讓我興奮不已了。

然而等到了飛機上,我卻後悔起來。因為我的第一次飛機之旅竟然暈機了!

當飛機起飛之後不久,我便霸佔了飛機的廁所,在裏面大吐不止。一直吐到連王隊都驚動了,從頭等艙跑過來問我要不要緊,我才從廁所中出來,癱坐在座椅上倒頭就睡,一直睡到了香港,才稍稍緩過神來。

不過在昏睡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是做了一個極其怪誕的夢。

在夢裏面,我什麼都看不見,卻唯獨看到了一尊佛像,那尊佛像起先是背對着我,可緊接着卻竟然動了起來,它緩緩轉過頭,把我嚇了一大跳!

因為,這尊佛像的眼眶裡竟然沒有眼珠子!有的,只是兩個血肉模糊的大洞,兩行鮮血正從洞裏面緩緩流下來……

「四九!還睡呢?到地兒了!趕快下飛機!」

就在這時候,隊長的一聲低喝,把我從睡夢中拉了回來。

我睜開眼,卻見到王隊站在我的面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你這傢伙,所有人都下飛機了,就你怎麼叫都叫不醒!」

「啊?」

我回過神,才發現四周的座椅上果然都已經沒有了人影,機艙里除了王大全,就只有幾個乘務員還在那用擔心的眼神望着我。

一名長得頗為漂亮的空姐還彎着腰詢問我要不要緊,是不是生病了?

我連忙站了起來收拾東西,一邊向那些乘務員們道歉並表示自己沒事,一邊低着頭和王大全離開了飛機。

出去的路上,王大全一個勁兒的在那數落我,我卻不敢頂嘴,只能低着頭認錯。

別看我只有二十一歲,可我其實在保安隊里已經呆了三年了,和其他同事們的關係都不錯,唯獨王大全這傢伙處處針對我。

在我們拍賣行作保安,是需要一定軍事技能的,可是我從高中畢業之後,便直接來了保安隊,哪有什麼軍事技能,因此在平時工作之餘,王大全還會對我進行額外的軍事訓練。

訓練的時候,只要稍有差池,王大全就會對我棍棒伺候。因此在整個公司里,我最怕的就是王大全。

不過我也知道,王大全並不是因為討厭我才針對我,而是因為比起其他人,唯獨我在身體素質和業務經驗上差了許多,為了不讓我成為別人的累贅,才可勁兒的操練我。

就這樣,我們兩人出了機場,和已經在外頭等候多時的其他人匯合了。

還沒走近,我便看到了這次香港之行的主角,也就是我的大老闆,雷經理。

雷經理看模樣約有四十多歲,梳着一個標準的漢奸頭,也就是中分。一雙小眼睛始終眯縫着,給人一種老奸巨猾的感覺。

不過別看他這樣,雷經理可是我的恩人。

當初高中畢業,我因為家境原因沒有選擇參加高考,而是來到東海打工,能夠意外的得到現在這份工作,就是因為雷經理的原因。

當時我剛到東海,便看到了一個小偷在作案。我那時候年輕氣盛(當然現在也一樣),也沒多想,便出手攔住了小偷,搶回了一個錢包。

說來也巧,那錢包的主人,就是現在我眼前的雷經理。因為這件事情,雷經理對我青眼有加,知道我在找工作後,便讓我進了保安隊。

所以說,他應該算的上是我的伯樂。

遠遠看到我們倆來了,雷經理咳嗽了一聲,示意大家安靜。

而這時候,我才發現,雷經理的身邊竟然站着一個陌生人,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一頭漂亮的長髮,身材高挑,特別是她穿了一條緊身的短裙,露出一對好看的大白腿。

這時候,那女人也看到了我,轉頭向我望來,讓我看清了她的模樣。

鵝蛋臉,尖下巴,五官長得極好,眉清目秀,就算大明星也不過如此。

她是誰?我有些奇怪,上飛機的時候還沒看到這位美女,難道是這次的客戶派來的接待?

我心裏正疑惑着,雷經理已經說開了。

「嗯,一會兒客戶會派人來接我們,趁着對方還沒到,我就先給大家介紹個人。」

說著,他就把身邊的那位美女正式向我們介紹了一下。

這位美女叫林千怡,別看她模樣年輕,卻已經是一位大學副教授了。根據雷經理的介紹,林千怡是一位明代文物、尤其是明代佛像方面的專家,這一次被他請來,就是為了確認那件拍品的真偽。雖然手頭上已經有了可以鑒定佛像的東西,可雷經理卻還是不放心,於是又花了大價錢把這位林美女請了過來。

乖乖……我在心裏暗嘆了一聲,以前和幾個同事喝酒閑聊的時候都聽他們說女人的智商和容貌成反比,可眼下這位林美人卻一下子就將他們的話全部推翻了。人家不但是大學裏的教授,長得也跟個明星似得,用現在網絡上流行的話來說,那簡直就是女神啊!

除了我之外,其他幾個隊員們也是嗡嗡嗡的討論了起來,似乎驚訝於林千怡的身份和外貌的巨大反差。

王大全看不慣我們這種沒紀律的反應,立刻重重咳嗽了一聲,將我們幾個人的魂拉了回來。

好在我們的反應在雷經理看來也很正常,因此他並沒有多怪罪,介紹完了之後,便帶着我們走到了機場外的候車處,照他說的,一會兒就會有客戶的車來接我們。

雖然現在已經過了午夜,可是雷經理卻怕夜長夢多,因此這一次已經和客戶提前約定,要下了飛機後就直接去他那裡,先把拍品鑒定了再說。

果然如雷經理所說,在機場外等了一會兒,兩輛奔馳車便一前一後的停在了我們跟前,一輛轎車,一輛商務車。

從轎車上下來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雷經理一見到他,便立刻熱情的迎了上去。

「李老闆,你怎麼親自來了?大半夜,真是不好意思。」

原來這大肚腩就是我們這次的客戶李老闆。李老闆據說是一位香港富商,在香港也是有頭有臉,響噹噹的大人物。他會親自來迎接我們,足以說明對這次交易的重視。

遠遠的看着他們兩人寒暄了一會兒,我便看到雷經理先送那位李老闆上了車,隨後走到王大全面前,將他一直提着的黑色皮箱塞到了他手裡。

「王大全,一會兒我坐李老闆的車,東西就由你先保管。你和其他兄弟們一起做那輛商務車。」

「是!」王大全接過了皮箱,便立刻取出一副手銬,分別銬在了皮箱和自己的右手上。

看到他認真的模樣,雷經理滿意的點了點頭,又轉向了林千怡。

「林小姐,你就和我一塊做李老闆的車吧?」

我看了看那輛奔馳轎車,車上面除了司機和那個李老闆外,在副駕駛位置已經坐了一個人,估計是李老闆的保鏢或者秘書之類的,如果林千怡也坐那輛車的話,豈不是要和雷經理他們擠在一塊了?

果然,林千怡直接搖搖頭拒絕了,表示要和我們這些保安一起坐後面這輛商務車。

我看到雷經理臉上雖然有些失望,不過也沒勉強,忽然,我發覺他轉過了視線朝我看來,我有些心虛,趕緊拍了拍身邊叫做姜開的隊友假裝說話。

但這時候,我卻聽到雷經理在喊我的名字。

「小林,過來下!」

我低着頭,心虛的走了過去,才知道雷經理竟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