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203溫青唯江玄瑾》[2022203溫青唯江玄瑾] - 2022203溫青唯江玄瑾第23章  

四目相對間,江玄瑾有些悵然。
「阿熙,朕怎麼感覺我們二人好像生分了不少?」
溫青唯一怔。
便聽江玄瑾再度開口:「未免君臣離心,今夜你便留宿宮中,與朕同眠可好?」
…月色高懸,雪色皚皚。
宮宴也早已結束。
留宿一事溫青唯本想拒絕,可江玄瑾一句「你是要抗旨?」
便讓她無話可說。
也不知家裡聽聞她留宿宮中的消息後,該是何等憂心。
江玄瑾看她出神,抬手鉗住她下頜:「在想什麼?」
褪去華服的男人少了幾分威嚴,多了幾隨性。
恍惚間,溫熙好像見到了那個初識的他。
「臣……想起了當年在兵營的歲月。」
江玄瑾愣了下,沒有說話。
氣氛又靜默了下來。
從勝戰回京,溫青唯還沒有休息過,此刻不免有些倦懶。
燭火炸裂的聲響更是催的睡意昏沉。
一旁,江玄瑾看着伏在榻邊,已無聲音的溫青唯,眼神慢慢深邃了起來。
「阿熙?」
他輕聲喚着。
無人回應。
江玄瑾輕輕起身將人抱上了榻。
許是因為剛剛趴着的緣故,溫青唯皙白的臉上印出了幾道紅印。
江玄瑾手指動了動,伸手撫上那片紅。
觸感柔膩,他喉結滾了滾,眼神也暗了幾分。
他想不通,明明戰場風沙刺骨,身為男子的溫熙是怎麼做到膚如凝脂,同女子一般的

猜你喜歡